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逆水行周

章節目錄 第七百一十五章 蛻變

    <![CDATA[    冬去春來,洛陽皇宮,宇文溫看著案上的一座建筑物模型,聽禮部官員匯報外交事務常駐羅馬和波斯的周國使節,派人乘坐海船歸來,給天子帶來兩國最“新”的消息。

    考慮到這兩個國家距離周國有萬里之遙,單程走一趟(海路)得將近半年,所以這個“最新”消息,實際上“截止日期”是去年秋天。

    去年,集結兵力進攻波斯的西突厥,因為東面的磧西諸國有變,加上和波斯的戰事膠著、進展不利,于是其大可汗——統葉護可汗不得不罷兵東歸。

    磧西的高昌國,在周國使節的勸導下投向周國,連帶著其他國家立場不穩。

    波斯國內松了一口氣,萬王之王庫薩和隨后遣使,帶著禮物和國書,隨常駐泰西封的周國使節所派信使一道,乘坐南洋貿易公司的大海船來中原,向周國皇帝致謝。

    周國履行了友邦的義務,協助波斯暫時擺脫了西突厥的糾纏,用事實證明了實力和影響力,這一點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按照常駐泰西封的周國使節奏報,波斯國內目前政局平穩,自西突厥退兵后,貴族們的抱怨,至少從明面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波斯的萬王之王庫薩和,靠著與周國開展海貿以及一口口油井提供的利潤,對貴族們軟硬兼施,壓制住了主戰派的躁動,維持了與羅馬國的和約。

    兩個宿敵休戰,各自與民生息,大量資源不再投入戰場,而是用于改善國計民生。

    無數青壯勞動力不用上戰場送死,而是在其朝廷組織下開荒種地、修建道路、橋梁以及水利設施,所以兩國農業生產恢復得不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因為大規模戰爭打不起來,兩國的官軍不再需要盯著對方,得以去對付邊境其他不老實的勢力。

    譬如,波斯國的西南境是撒拉遜大沙漠,其間生活的撒拉遜各部族,先前隱約有聯盟之勢,使得波斯朝廷對這一地區的控制開始不穩。

    但波斯朝廷因為不需要同時和羅馬以及西突厥交戰,所以能騰出手來,在沙漠綠洲地區加強駐軍,穩住了撒拉遜地區的局勢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羅馬國因為不需要和波斯開戰,所以能夠抽調兵力去對付北境的蠻族,鞏固邊防。

    羅馬朝廷因為和宿敵波斯和談,手頭兵力充裕、有了底氣,所以對于邊境蠻族不再采取“花錢買平安”的政策,無形之中省下不少錢,也避免了養肥這些邊境蠻族。

    加上波斯不再隔絕商路(海路),所以羅馬國可以和周國進行海貿(通過阿非利加政區),大量來自中原的貨物在其國都君士坦丁堡銷售。

    羅馬國的經濟因為不再被戰爭拖累,已經漸漸恢復,情況大有好轉。

    朝廷有了錢,開始償還先前對民間欠下的巨額債務,欠下的軍餉也開始補發,雖然不是全額補發,但總歸讓將士和百姓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看到了希望,人心就穩,外患沒了,內患漸漸消退,羅馬國的皇帝希拉克略(音譯)聲望與日劇增,地位越來越穩固。

    他同樣派出使者乘坐海船前往中原,于前不久抵達洛陽,給周國皇帝帶來了國書以及禮物,轉達羅馬皇帝的問候。

    宇文溫聽到這里,忽然想起多年前自己的一個愿望娶東羅馬皇女,雙頭龍旗插遍歐亞大陸,不過那愿望現在想來有些好笑,就當是自己“年少輕狂”的幻想。

    看著官員上呈的波斯、羅馬兩國輿圖,他心中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歷史上的這段時期,波斯和羅馬已經斗得遍體鱗傷,兩個宿敵明明傷得血流如注、雙腳打顫,身邊各自圍繞著一群等著吃肉的禿鷹,但眼里依舊只有宿敵。

    最后卻是鶴蚌相爭、漁翁得利,波斯滅亡,羅馬只剩下半條命。

    現在,在周國的介入下,兩國握手言和,有了休養生息、恢復國力的機會,不會再給第三方以可乘之機。

    這樣就夠了,宇文溫不想搞什么跨海遠征,極西之地這兩個國家握手言和,與周國做買賣(海貿),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結果。

    旺盛的對外貿易需求,會刺激周國的工商業發展,實業主們可以通過海貿賺錢、完成資本積累,這就是宇文溫最想要的。

    比起賺錢,同樣重要的是科學、文化交流,周國使節在羅馬和波斯不停收集各類書籍,將兩國的各種科學知識引入中原,讓中原的學術界獲得更寬闊的眼界。

    宇文溫認為科學、文化需要相互交流,才能相互促進、發展,閉關鎖國的后果,就是故步自封,在不知不覺中落后,現在周國初步實現了中西文化交流,他很滿意。

    有生之年能做到這一步,已經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宇文溫喝了杯茶,看著案上的建筑模型,聽官員們講解這模型來。

    這座建筑模型的原型,是羅馬國國教的一座大寺廟(大教堂),位于國都君士坦丁堡,凝聚了羅馬國石結構建筑技術的精華。

    這座大寺廟,結構復雜,有巨大的穹頂,是典型的羅馬建筑,所用石料來自國內各地,經由海路運抵君士坦丁堡,據說動用萬人進行施工,建成的時候,大概是中原的六鎮之亂時期。

    可以說這座大寺廟是羅馬國的臉面,羅馬國的皇帝聽說周國皇帝想看看這大寺廟的模樣,便命能工巧匠用黃金制作了建筑模型,當做國禮送來。

    宇文溫看著這座大寺廟模型,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這座建筑后世的另一幅模樣來。

    如果他沒有記錯,這座大寺廟(大教堂),應該叫做“圣索菲亞大教堂”,以巨大的穹頂(圓頂)聞名于世。

    看著模型,宇文溫心中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四十多年了,四十多年光陰,他沒有虛度。

    他拼盡全力,終于為中原的蛻變準備好了所有條件,一如農民種下種子,澆水、施肥、精心呵護,終于等到種子發芽、成苗。

    雖然,他看不到這樹苗長成參天大樹的樣子,但是,做到這步已經足夠了。

    足夠了。

    宇文溫看著輿圖,回想著四十年間的風風雨雨,回想起當初,再想想現在。

    東面,高句麗滅亡,遼東、遼西已經營起來,將來會和中原通鐵路,不會再有渤海國,也不會有尾大不掉的契丹。

    再往東,萬里之遙的美洲,已經有了中原探索者的落腳點,跨洋航線已經成熟,萬里波濤擋不住中原將來向東擴張的腳步。

    南面,南洋已經形同中原后花園,澳州正在開發,而交州局勢穩如泰山,與中原的聯系越來越緊密。

    西面,南中的開發歷經二十余年,和中原的聯系同樣越來越緊密,南詔再沒有出現的可能,而吐蕃鐵路已經修到西海,吐谷渾眼見著要完蛋,吐蕃將來不會有機會了。

    至于西北面的西突厥、北面的東突厥,隨著鐵路、電報線路的延伸,同樣時日無多。

    這四十年,宇文溫沒有虛度,當年他就像一只蝴蝶,面對即將到來的暴風雨,奮力掙扎著,不住扇動翅膀帶起些許氣流。

    那氣流是如此之微弱,以至于連小草都帶不動。

    但是蝴蝶拼命扇動翅膀,氣流漸漸變大,變成微風,變成陣風,變成大風,最后變成風暴。

    四十年轉瞬即逝,小小蝴蝶蛻變為鯤鵬,雙翅扇起的風暴,改變了歷史的前進方向。

    宇文溫越想越激動,見自己坐久了,便起身活動活動手腳。

    剛起身,忽然覺得頭暈目眩,站直身那一瞬間,天地旋轉起來,然后兩眼一黑,向一旁倒下。

    。]]>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