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2933章 道境天才

    第2933章 道境天才

    “墨月城有位少年天才,在晉升帝境之后,勢如破竹,竟然在近期沖擊道主境界,萬一成功,對于白骨道來說當然是喜事,但是,對于我們,以及神魂道,就是一件壞事了,包括浮城。”

    老者緩聲道。目光中沉重的心思醞釀。

    “冠軍侯?”石天腦海中蹦出一道身影,于是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前輩也知道這個人,不過此人在這次破鏡之前,已經被稱為修羅道第一的天才,此次,他如果成功破鏡,便不再只是天才,而是實打實曾經成為這座天地,一掌可數的幾位強者之一。而且我聽說白骨道主已經答應他,只要他破鏡成功,就將他們白骨道的第一美女,竹青許配給他。此人,如今應該是春風得意吧。”老者說著,最后露出一抹無奈的笑容。

    石天聞言,臉上神色沒有任何變化,在老者聲音落下,片刻后,石天才收攏五指,接著,輕聲道:“老人家,你也覺得這個冠軍侯有很大的機會破鏡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應該會順利破境。此人在修行上的天賦完全不輸三位道主年輕時,甚至在破境的速度上更勝一籌,因此我等只能祈禱白骨道的野心沒有那么大,不然,我們只能與神魂道聯合,甚至,與浮城那邊都要暫且放下仇怨。”老者一邊搖頭,一邊道。

    “無妨,我相信咱們這邊的年輕修士也不遑多讓,也許,再過幾年,有人破境,進入道主境界了。”石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難說,如今氣運在白骨道那邊,我們這邊實在沒有可以與那位冠軍侯相提并論的天才,就算像前輩這般,還處于氣盛中的帝境強者都沒有幾位。”

    老者隨即道。不過話一出口便意識到不妥,于是擺手道:“前輩不要誤會,我只是想說那個冠軍侯是天地眷顧,前輩必然也不差,只要有份氣運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,你我之間閑聊而已,這有什么妨礙,我可不至于小心眼到這個地步。”石天輕輕搖頭,示意老者不用緊張。

    作為一名修士,石天已經站在可以俯瞰帝境的高度,從修為戰力上來說,可以與道主平起平坐,所以,石天心中自然不會有任何滯礙,就算那位冠軍侯可以突破到道主境界,石天也有信心斬殺他。當然,這些話注定不能明說就是。

    “前輩心胸寬廣,以后,必然可以在大道上繼續砥礪。”老者看著石天,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謝過老先生吉言,不過,我看天色不早了,老先生不妨早點歇息吧,我也回房間休息一下。”石天也一拱手,回禮后,笑著道。

    因為心中有些心事的原因,石天決定結束眼下的對話。

    “我送送前輩。”老者聞言,緩緩起身,準備送石天到門口。

    石天見老者已經站起,便沒有強行客氣,便與老者一起朝門口走去。幾步之后,老者在門口駐足。

    石天見狀,復又沖老者一笑,便擰身,繼續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前輩,等等!”老者忽又開口,叫住石天。

    石天聞聲回頭,臉上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“前輩,聽說在白天時,您與小姐相談甚歡?”老者抿起嘴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呃,算是的,有過一些交流。”石天一愣后,點頭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是個非常好的人。”老者有些莫名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。”石天微微瞇起眼睛,輕聲道。

    “晚安,先生。”老者最后道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石天輕輕揮下手。隨后,走進清冷的月色中。

    幾個呼吸的時間后,石天走回自己房間,但是,站在房間門口時,石天忽然駐足,隨后,看著一團漆黑的房間,冷聲道:“有意思嗎?”

    石天床上,翹著二郎腿的九陰微翹起嘴角,隨即,一雙有寶石質感的銀灰色瞳孔閃爍一下,才一臉委屈著,柔聲道:“主人,人家又沒有做什么,只是在這里等你嘛!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在這里等我了?”石天嘴角微抿,語氣冰冷,隨后,自顧走到燭火前,伸手揮亮眼前的燭火,接著,一指門口,直接道:“滾蛋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走呢?”九陰看著石天,雙腳踩在地上后,揚起一張青稚又妖媚的臉,語氣也微微冰冷下來,難得朝石天露出些許倔強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呵!你是覺得自己被我羞辱了嗎?一頭怪物,在這里跟我談尊嚴?”石天與她對視,一身殺意漸漸凌厲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怪物這個詞非常美妙是嗎?主人!“九陰微微咧嘴,氣勢同樣凌厲。

    “呵!怎么?我想請問,你在試圖把我吃掉的時候,有想過這件事情嗎?想過自己不是頭怪物?”石天一聲冷笑,眉尖輕蹙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以選擇殺了我!”九陰道。

    “你篤定我不會動手?”石天嘴角輕勾,雙目微瞇,同時,神識落在須彌芥子上。

    九陰看著石天,臉上的脈絡也隱隱浮現,但是就在石天一身氣勢即將噴薄時,九陰卻忽然展顏一笑,露出一抹如大紅牡丹綻放的笑容,隨即,輕輕拎起自己的裙角,一禮后,抬起自己滿是柔軟水意的眸子,沖石天道:“主人,您嚇到我了,只是找一個玩笑,是奴婢錯了。”

    石天聞言, 目光微動,隨后微抿下嘴角,也漸漸收斂起自己身上驕狂的氣勢。隨后,讓開一條路,讓九陰從自己房間里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應該很清楚你我之間的關系,所以如果你準備好了,我們可以開誠布公,做一個條件上的交換。實際上,我一直試圖讓你明白,我并沒有什么興趣殺死你,即便你曾經以那樣對待過我。”在九陰走到門口時,石天開口道。

    九陰聞言駐足,回身沖石天一笑道:“主人,我并沒有在任何事情上隱瞞您,您可以隨意問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那就好。”石天并沒有選擇把心頭的事情挑撥清楚,只是輕輕道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了,主人。”九陰最后道。隨即,帶著滿臉笑意轉身,在石天淡漠的神情中繼續往黑暗中走去。

    石天淡淡地看著九陰離去,想了想,便自顧走回床上,坐下后,雙手落在小腹,開始調息靜氣。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