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九百三十七章天星秘境22

    王白看看四周,確定沒人偷聽,才壓低嗓音繼續道:“我有獨門秘法,可以鎖定那紀東的形狀相貌,連他的行蹤,哥都能推算出來,到時候你我兄弟聯手,哥主攻,你主守,我們攻守兼備,爭取搶先把那叫紀東的邪魔斬殺,交給趙國皇室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等哥哥我成功抱得美人歸,絕不會忘記你的好,怎么樣,要不要組隊,別猶豫了,趕緊點頭吧,再耽誤下去,那邪魔紀東,都不知道跑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白看樣子很著急。

    紀東頓時郁悶無比,這哪里來的奇葩啊,還獨門秘法,我明明就站在你面前,你都沒發現,還好意思拉我組隊?

    最后,紀東還是答應跟王白組隊。

    這里面有兩個原因。一是這王白他太能說了,死的都能說成活的,在拒絕下去,這家伙搞不好就要變成一只蒼蠅,煩的不行。

    二來,紀東也想通過王白,打聽清楚趙國皇室到底打算怎么對付自己,這時候,也體現出葉不凡這位前城主的先見之明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偷偷的提醒紀東,過來的時候最好喬裝打扮一下,紀東估計已經被人認出來,莫名其妙的遭受追殺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,有一天他竟然要和別人一起組隊,去殺自己,怎么想,怎么有一種怪異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對了,王兄,你說趙國下令追殺紀東,難道皇室還能對圣地造成影響?”紀東一邊走,一邊跟王白聊天道。

    王白手里拿著塊羅盤,比比劃劃,頭也不抬的解釋道:“兄弟,你這都不知道?北海十八國的皇室看似威風,其實暗地里都是圣地扶持起來,幫助他們管理凡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圣地再強,要是沒有龐大的凡人國度,給他們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和人才,再強的圣地,也會走向衰落,作為回報,圣地也會給予這些皇室,一些特別的照顧,就跟那些武府一樣。”

    王白解釋完這些,似乎想起了什么,使勁一拍自己的腦袋道:“看我糊涂的,還沒問兄弟你名字呢,看你的樣子,似乎是趙國人?你對那邪魔紀東,應該有所了解吧?”

    尼瑪!

    老子就是紀東,現在就站在你面前,怎么不了解?

    紀東極度無語,當然不會傻到把真名說出來,而是搖搖頭道:“叫我周光就可以了。我雖然是趙國人,但一直四處歷練,并不清楚那個紀東的事情,還有,他也絕對不是邪魔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王白隨口一問。

    紀東白眼一翻,暗道我就站在你面前,我當然知道!不過他隨后想想,還是閉上嘴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實在是趙國皇室的這道必殺令做的太狠了,獎勵的也不是金銀財寶,直接就是一個皇室公主,這就足以引起很多人的愛美之心了。

    經過觀察,紀東還發現,就他和王白走過去這段路,他就遇到了不下五波人,兇神惡煞的到處打聽紀東的下落。

    那些前來參加考核的落單少年,更是他們重點盤查的對象,幾乎發現一個,就要沖上去盤問幾句。

    紀東頓時就慶幸不已,暗道身邊這王白雖然自戀了一點,話嘮了一點,好在還是一塊不錯的擋箭牌。

    那些經過的人一看王白拿著塊羅盤,嘴里還念著紀東的名字,神神叨叨的似乎在測定方位,他們自動就把王白和紀東,歸入跟他們一樣的人。

    要是他們知道,苦苦追尋的“邪魔”,其實就在眼前,估計這些人非要氣的半死不可。

    “混賬,混賬!好家伙,這羅盤簡直就是是坑死人不償命啊!”

    這樣又走了一段路,始終低頭看著羅盤的王白,忽然抬起頭,咬牙切齒的恨不得把手中的羅盤一把摔掉。

    紀東好奇的問:“王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叫我王白就可以了,咱兄弟,用不著見外!”

    王白笑呵呵的拍下紀東的肩膀,隨后又是指著手中的羅盤,咬牙切齒,“兄弟啊,哥哥我被人坑了啊,這羅盤我買的時候,那臭老道說的神乎其神,甭管什么人,一找一個準,現在它卻一直指示,紀東就在我們身邊,可是你看看,我們走了多久了,有看到那邪魔的蹤影嗎,你說氣不氣人?”

    “額。”

    紀東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接話,不過這王白也確實夠遲鈍的,我這么個大活人,在你身邊晃悠了半天,你居然都還沒發現?

    “算了,要不我們不找了,先去圣地的考核地點那邊碰碰運氣。”紀東恰到好處的提議道。

    見識了王白的獨門秘技,他已經不敢隨便在外面閑逛的,想要對付趙國皇室的那道必殺令,他就要想辦法,以最快的速度加入圣地才行。

    只有加入圣地,那道必殺令立刻就會無效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兄弟,還是你腦子靈活啊,我怎么沒想到,那邪魔紀東竟然是來參加考核的,搞不好,他就是喬裝打扮,偷偷的混在考核的弟子中也說不定,為兄這就帶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王白一拍腦袋,紀東的提議讓他又振作起來,那“不靠譜”的羅盤是斷然不會用了,王白當先就向前面走,打算帶紀東去考核的地點碰碰運氣。

    紀東當即汗流滿面,不由暗暗替王白有些擔心,這家伙反應遲鈍的令人發指,實力也不是很高,他這樣,也想要通過圣地的考核?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搖頭嘆息一聲,紀東也不好多話,抬腳正要朝著考核的地點走過去,忽然前方不遠處,似乎閃過一抹倩影,很是熟悉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段很不愉快的對話聲。

    “美女,別走啊,留下來交個朋友怎樣,你看看我們兄弟幾個,個個龍精虎猛,完全能夠滿足你的需求!”

    “小師妹,就算你不讓我們滿足你,賞臉摘下頭上的面巾,讓我們看看你長的有多漂亮總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都閉嘴,沒看到美人兒都生氣了嗎,再說,美人臉上的面紗,就跟她們體內的某道屏障一樣,不是真心喜歡的人,是沒資格捅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陳兄高見啊,不過我們幾個師兄弟,就是喜歡捅破那層屏障的感覺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纏著那道倩影的,同樣是一群前來參加考核的少年,只是個個都面色不善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原本他們也和前來參加考核的許多人一樣,對趙國的“殺葉令”很感興趣,也忙著在人群中找尋一陣。結果紀東沒找到,卻讓他們在盤問孤身的路人時,意外發現一位美人。

    盡管美人很快蒙上面紗,但是那瞬間露出的美麗,還是讓這幾個人神魂顛倒,馬上就開始了死纏爛打,想要一親芳澤。

    見美人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,這些更是惱羞成怒,說話簡直污言穢語,目的不言而喻,就是要激怒這位輕紗女子,讓她生氣動手。

    然后這幾個人,再借口“反擊”,一擁而上,光明正大的上去摸幾把,捏幾下,趁機大占便宜。

    不過輕紗女子也很有忍耐力,或者說,她看出了這幾個人意圖不軌,并沒有沖動的直接動手,而是始終不說話,低著頭想要避開。

    無奈輕紗女子的實力還是太低了,才武師五重,在這幾個普遍武師七八重的弟子騷擾下,根本就沒辦法擺脫或者避開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她!”

    紀東看著那道蒙著輕紗的倩影,臉色忽然變得無比古怪,他沒看錯的話,前面的輕紗女子,似乎就是公主趙玉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來了太玄城?

    說實話,紀東是做夢都沒想到,公主趙玉,竟然也會來到太玄城,似乎還趕在了自己前面,過來參加考核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,在葉盟忙著遷移的那幾天,趙玉并沒回武府,而是直接返回了皇城,估計這也是趙玉比自己還早來到太玄圣地的原因。

    見到趙玉有難,紀東下意識的不想出頭,只是在看到周圍人的反應之后,紀東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這邊已經接近圣地考核的中心地帶,參加考核的弟子很多,見到有女弟子被威脅,按理說,應該有很多人會愿意上前,幫趙玉解圍的。

    事情卻并非如此,在見到趙玉被騷擾,確實有部分弟子蠢蠢欲動,想要上前阻止,只是在看清了騷擾趙玉的這幾人后,他們又無奈停下了腳步,有些不明白的,在同伴的低聲提醒下,也有些喪氣搖搖頭,開始作壁上觀。

    紀東哪里還看不出,搞不好這幾個人,跟圣地有什么關聯,或者背后有人撐腰,才會這樣肆無忌憚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禽獸啊!”

    看到好好的一個美女,卻被幾個流氓弟子騷擾,就連遲鈍的王白都看不下去,發出感嘆。

    但他前一句聽著還是人話,后一句,聽的紀東都想一腳把這家伙拖出去打死了事。

    好話說完,王白后面馬上接了一句:“就算占便宜,也該讓我來才對,他們這幾個渣渣,長的有我萬分之一帥嗎?”

    紀東頓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看到趙玉真的有難,他也不好坐視不理,不說他吞了趙玉的天外神火,算是欠下她一個人情,光是老府主對葉家,還有對自己的照顧,他就不能看到趙玉有事。

    紀東也只能快步上前,擋在那幾個弟子道:“諸位,過分了吧,你們這樣纏著一個女人,還出言侮辱,哪里有一點圣地弟子的風度?”

    “是你,葉……”趙玉很驚訝的看著紀東,剛想說話。

    紀東已經臉色大變,這瘋女人,老子幫你,你莫非還要害我不成?

    當即不等趙玉開口,紀東已經一把捂住趙玉蒙著輕紗的嘴巴道:“表妹,沒錯,我周光也來參加考核了,這件事你知我知,可千萬不要讓家里知道啊!”

    趙玉眨眨眼睛,總算是想起來,紀東現在已經被趙國皇室發出了追殺令,紀東這樣,是不想暴露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唯一讓趙玉不滿的是,暗示就暗示,傳音也可以啊,干嘛要捂著她的嘴巴,還動手動腳的。

    無名火瞬間就冒了出來,趙玉趕緊打掉紀東的手,又使勁踩著紀東的腳,笑著道:“原來是周光表哥啊,要想要我不告訴你家里也行,幫我打發走這幾個討厭鬼!”

    說完,趙玉還用腳跟在紀東的腳背上碾了一下,才渾身輕松的走到一邊,見到紀東,她就莫名心安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腳背被踩過的鉆心劇痛,紀東除了苦笑,還能說什么呢,剛才他也是情急之下,下意識的去捂住趙玉的嘴。

    難得這瘋女人這次沒發飆的跟他拼命,只是踩了他一腳,已經算是很難得了。紀東也沒拒絕趙玉的的要求。

    既然肯站出來,那他就決定插手。

    “滾,這是我表妹,再讓我聽到你們污言穢語,別怪我不客氣了。”紀東盯著這幾個弟子,露出一抹兇光。

    對于這些只會欺負弱小的人,他沒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看到紀東忽然插手,這幾個弟子都是一愣,不過在他們發現,紀東的實力只是武師七重,且敢叫他們滾后,他們又放肆的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表哥又怎么樣,敢叫我們滾,你這點實力,恐怕還不夠!知道我們背后站著誰嗎,說出來,嚇尿你!”

    “老子管你們是不是親戚,總之,這女人,我們歐陽少爺看中了,你快點讓她摘下面紗,給我們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長的好看,就讓她在歐陽少爺身邊,做個婢女,要是長的一般,看她身材不錯的份上,我們兄弟幾個,勉強讓她陪我們睡一晚,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這幾個考核弟子仗著實力高,背后又有靠山,哪里會把武師七重的紀東放在眼里,口中依然污言穢語,特別惡心。

    “無恥!”

    趙玉氣的捏緊拳頭,手指的關節,都開始發白了,堂堂公主,何曾這樣被人羞辱過。

    紀東同樣生氣,但沒有開口,而是用行動,表明了自己的憤怒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他身形一動,已經沖向了說話最惡心的那個人,當場一巴掌抽在那人的半張臉上,直接把此人半邊嘴的牙齒,都全部打落的掉在地上,紀東才回到原位。

    “嘶,這個叫周光的實力很強啊!武師七重,竟然把武師八重的牙齒都抽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實力又怎么樣,在這里,又幾個人敢跟歐陽杰爭鋒?這人打了他的手下,肯定不會有好下場。”

    周圍弟子說話,都沒避開紀東,紀東也聽到一個有用的信息,這些人如此囂張,都是仗著一個叫歐陽杰的勢。

    “啊,小子,泥竟然偷襲鵝,給鵝上,枉死泥打!”那人被紀東抽的滿嘴漏風,看著滿地的碎牙,更是肚皮都要氣的炸裂了,正要帶著同伙一起上,報仇雪恥。

    碰!

    一個大羅盤當場砸在腦袋上,砸的那人頭破血流,哼都沒哼一聲,竟然被當場砸暈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不知道這周光,是哥在罩著的嗎,敢打我兄弟,問過哥哥我了沒有!”

    王白不緊不慢的走過來,也站在紀東身邊,還不忘告訴大家,紀東是他罩著的。

    聽的很多人都無語了,別人武師七重,還用得著你一個武師六重的無恥之徒來罩?

    能參加圣地考核基本上都是各國的天才。

    他們當然看的出,紀東打人,那是真實力,王白打人,那就是純粹無恥的偷襲下黑手。

    剛才那弟子,也是沒想到王白敢用羅盤砸他,猝不及防,才倒霉的被當場砸暈。

    “王兄,好意心領了,但這不關你的事。”紀東好心提醒他,王白這人不錯,他不想王白也受到牽連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別客氣,誰叫你是我罩著呢,剛才哥哥那一招不錯吧,崇拜不崇拜,驚喜不驚喜,不要害羞,放心大膽的說出來。”王白洋洋得意,還沉浸在偷襲得手的暢快中。

    紀東頓時就無語了。

    對面的幾個弟子,也氣的咬牙切齒,甚至對王白的仇恨,還超過了紀東。

    不過這幾個考核弟子并沒有沖動的再對紀東出手,他們一共只有五個人,欺負欺負武師五重的趙玉還行,要欺負紀東,就有點不夠看了。

    剛才紀東還和王白聯手,成功打暈了他們其中一人,偏偏那人還是他們中最強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現在變成四對三,他們還有一個人的優勢,也不敢輕易對紀東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辦,自從跟了歐陽少爺,我們在太玄城,可還從來沒吃過虧,要是示弱,我們肯定威信掃地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通知歐陽少爺了,這女的蒙著臉都這么美,要是摘掉面紗,肯定美的冒泡。”

    “對,去通知歐陽少爺,給我們做主!”

    剩下的兩個一起說,然后四個人留下兩個相互照應,另外兩個,就準備跑去請高手。

    “用不著通知了,我已經來了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,圍觀的弟子,忽然潮水般向兩邊分開,歐陽杰面如冠玉,身穿一身黑色勁裝,從遠處慢慢走來。

    原來早有巴結歐陽杰的弟子,提前把這里的事情通知了他。

    “歐陽少爺,您要給我們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過奉您的命令,幫你物色侍女,結果這女的不識好歹,不但詆毀少爺您,還讓她的表哥,把我們其中一個打暈了。”

    這幾個人哈巴狗一般圍著歐陽杰,嘴里發出“哀鳴”,還不斷指著紀東和王白進行控訴。

    歐陽杰卻根本沒理會他們的控訴,他一出現,目光就被站在一邊的那道亮麗倩影給吸引了。

    傻瓜也知道,歐陽杰這次過來的目的,根本不是給這幾個手下出頭的,完全就是沖著趙玉的美貌來的。

    紀東除了暗暗感嘆紅顏禍水,還能說什么呢,有時候生的太美也是一種罪過啊,特別是在實力為尊的武者世界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個美人!可惜蒙著輕紗,看不仔細,待我仔細瞧瞧,你生的到底有多美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狂風平地起,根本不給趙玉反應的機會,她面上的輕紗已經被吹的沒有了蹤影,紀東眼睛微微一瞇,暗道:“此人年紀輕輕,居然已經武宗高手,看來這人的天賦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通過歐陽杰,紀東又看向在場的其他考核弟子,發現能夠讓他感覺到危險的,足足有五十多個。

    隨后紀東又想到,到底這里是圣地考核,匯聚的是各國最頂尖的天才,他也就釋然了。

    歐陽杰也壓根沒看到紀東,就算看到了,在傾國傾城的美人面前,歐陽杰也瞬間把紀東當作了透明的空氣。

    特別是看到趙玉容貌曝光的時候,歐陽杰還文縐縐的掉起了書袋道:“北國有佳人,沉魚落雁,閉月羞花!不枉我親自過來一趟,這位佳人,在下歐陽杰,乃是太玄城歐陽世家的少主,地級五品的天賦,不知道能夠跟你做朋友嗎?”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根本不等趙玉開口說話,歐陽杰已經把自己的丹田品質亮了出來,打算給個趙玉一個最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他渾身蔚藍色的光芒,更是晃花了在場無數人的眼。

    “天啊,地級五品,不愧是歐陽少爺啊!”

    “以歐陽杰的天賦,在我們這批考核弟子中,絕對是穩居第一啊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有圣地長老放話,想要提前把歐陽杰收做弟子,他這次參加考核,也只是走個形式而已。”

    聽著周圍人的議論,又看看歐陽杰那渾身的蔚藍光輝,紀東暗暗的點頭,這里不愧是圣地,他冒了無數風險,才把丹田品質提升到地級一品。

    結果圣地隨便出來一個,都有地級五品,這就是差距,也是他前進的動力。

    “你天賦高,關我什么事,我也沒興趣,跟你做朋友!”趙玉雖然驚訝歐陽杰的天賦,但這位公主殿下,還是絲毫不給面子的回絕道。

    歐陽杰本來還很得意的面孔頓時一陣僵硬,竟然有女人能夠拒絕得了他?這在太玄城,還從來沒發生過。

    哪怕太玄城十大美人,他歐陽杰可都是挨個睡過的!

    只是在看到趙玉那明顯比十大美人,還要美麗了十倍的容顏,歐陽杰又強忍下心中的不快,繼續深情款款的看著趙玉道:“美人,從見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發現我喜歡上了你,無論你如何拒絕,我歐陽杰,一定會用誠意,讓你感動,讓你接受我的。”

    歐!

    王白聽到這話,當場做了個干嘔的表情。紀東也感覺胃里在翻江倒海,再也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決定出手,他就要把趙玉保護到底,就跟老府主,愿意冒著武府毀滅的風險,全力保護葉盟一樣。

    “我說你煩不煩啊,我和表妹是來參加考核的,可不是來聽你惡心人的,你說完了吧,說完了就趕緊走。”紀東上前一步,擋住歐陽杰的視線。

    趙玉才是松了口氣,趕忙再掏出一張輕紗蒙住臉,還感激的看了紀東一眼,要不是紀東出面,面對一個武宗的糾纏,她真的無法應對。

    “放肆,怎么跟歐陽少爺說話呢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還不趕緊跪下,向歐陽少爺磕頭道歉!”

    看到紀東出現,那幾個歐陽杰的跟班,馬上對著紀東開始叫罵。

    歐陽杰也不屑的看了紀東一眼,當發現紀東的實力只有武師七重的時候,更是不屑一顧,直接當紀東不存在道:“我跟美人說話,你有什么資格插嘴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表哥,我跟我表哥說話,你有什么資格插嘴?”趙玉幫著紀東說話道。

    紀東倒有些驚訝,感覺趙玉其實還挺有性格的,連武宗都不怕。

    “哈哈,這下歐陽杰要碰釘子了,連個女人他都降服不了,還什么地級天才,真是笑話。”

    對于歐陽杰地級五品的天賦,人群羨慕嫉妒的可是一大把,這時候都不陰不陽的開口議論。

    歐陽杰的臉色再度一僵,趙玉的拒絕,本就讓他不爽,更不爽的是背后這些人的議論,更加讓他受不了。

    怒火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不好沖著趙玉發火的歐陽杰,很干脆把怒火全部燒到了紀東的身上,但就算發怒,歐陽杰眼睛里,也根本沒紀東的影兒。

    繼續保持微笑的盯著趙玉道:“美人,我終于知道,為何你不肯接受我的追求了,肯定是因為你身邊站著一個垃圾,影響了你的心情,等我把這垃圾清理干凈,再來跟你繼續說話。”

    “歐陽杰,你敢!”趙玉不由開始緊張,歐陽杰的實力擺在那里,武宗高手,地級五品的天賦。

    這么強大的對手,趙玉不確定,紀東是否能夠抵擋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敢?你身邊這個垃圾站在這里,不僅影響了美人你的心情,同樣也極大的影響了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歐陽杰滿臉傲然。

    這番話,就算脾氣再好的人都忍受不了,更何況紀東的脾氣,本來就不太好,他冷著臉逼近一步問:“地級五品的天賦,很了不起嗎,難道你還能強過這里的所有人?”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 哪些斗地主可以赚钱的 玩游戏弄赚钱 海王捕鱼下载 pp彩票群 现在代理国外最赚钱吗 冬天干什么小吃最赚钱 澳洲寄宿家庭纯赚钱 怎么样开家庭旅馆赚钱吗 光大彩票苹果 牛奶批发怎么赚钱的 加拿大做啥赚钱 地下城勇士的决战者怎么加点 上下分麻将平台合法吗 财务代理公 怎么赚钱 在农村中学的对面开间冷饮店赚钱吗 梦幻西游口袋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