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醫路青云

章節目錄 第608章 墓地

    “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于二月花!古人誠不欺我。”

    京郊香山半山的木制棧道上,一男一女正悠然行走,這座山向來以楓葉出名,最美麗的時刻當然是十一月底,現在已經十二月中,因為沒有落雪,葉子倒也沒有全部落光,接近山下部分依舊璀璨似火,引人入勝。

    剛剛那句喟嘆,是一個身穿燒包的連帽風衣,休閑褲搭配馬丁靴的男人發出的,這個人生的文弱白皙,跟一身裝扮其實并不搭配,卻又被他渾身渾然天成的貴氣中和了矛盾,看上去并不違和。

    女子則是鮮艷到要滴水般的綠色薄羽絨衣,搭配淺綠色闊腿褲,小白鞋,卻如同白紅從中一點綠,分外的出色,那張深眼窩,厚嘴唇的五官分開看并不好看,湊在一起,卻硬是拼湊出一張艷冠群芳的極致嫵媚來。

    聽著白少帆故弄風雅的吟詩,吳玉桃恨不得抬起腳,一腳把這薄情男人踹下山去,讓他也嘗嘗粉身碎骨的滋味,但一切都是懷疑,她并不能確定丹鳳的死是否真跟白少帆有關,也只能暗暗隱忍恨意,跟他虛與委蛇。

    吳玉桃滿臉沉痛的說道:“白少,您明知道我心情不好,這會子并不想配合您吟風弄月,還是趕緊干正經事吧,你真的能在這里幫丹鳳弄到一塊墓地?這可是景區!”

    白少帆轉過身,雙手按在吳玉桃的肩頭,雙眼跟她的雙眼對視著,誠摯而又痛楚的說道:“碧桃姐姐,你怎么能這么看我呢?丹鳳再怎么說,也是您的義妹,她出了事,我也很難過的,剛剛不過是應景而發,可不是什么吟風弄月。

    還有,我白少帆是放嘴炮的人嗎?這都答應您了讓她在風景美好的地方長眠,怎么會出爾反爾呢?”

    吳玉桃放眼遠眺,看著山上山下處處都是景區維護的痕跡,疑惑的說道:“真的我挑哪里你都能搞定?”

    白少帆拍拍胸口:“盡管挑,做不到您扇我臉。”

    吳玉桃指著半山一顆造型美好的紅楓樹說道:“那顆樹下就不錯,視線也好,丹鳳怕孤單,怕黑,那里可以隨時俯瞰人間煙火,她……她應該會喜歡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難得嬌弱流淚,正是彰顯男子漢厚重依靠的時刻,白少帆早就對這朵風靡南州的碧桃花心癢癢的,她卻死活不親自下水,偏偏這女人還有非常多把刷子,以他的身份地位,也不敢肆無忌憚的迫使她爬床。

    白少帆伸手把吳玉桃攬進懷里,讓她趴在自己肩頭為故友落淚,聲音寬厚溫柔的說道:“桃桃姐,人死不能復生,節哀順變吧!丹鳳天上有靈,會為有你這樣的姐姐而開心的。”

    吳玉桃帶著濃重的鼻音,在白少帆懷里說道:“白少,我不相信丹鳳會想不開自殺,但我畢竟是一介商人,無法深入調查丹鳳的死因,求您……求您幫幫我,只要您能給丹鳳一個沉冤昭雪,我吳玉桃必有厚報。”

    白少帆默了默,輕輕撫摸吳玉桃脊背的手都僵了一瞬,很快恢復了正常,越發悲天憫人的說道:“好的桃桃姐姐,雖然從我得到的最新進展,馬丹鳳的確是獨自一人入住,獨自一人上天臺自殺的,但既然你有懷疑,我一定竭盡全力幫忙,必定會給你一個可信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吳玉桃吸了吸鼻子,離開了白少帆的懷抱,指著那棵枝繁葉茂的大楓樹說道:“選好了,就是那里了!”

    白少帆滿意的點頭:“那地方是不錯,既然選好了,那就讓馬丹鳳早早入土為安吧,火化等一系列瑣事我都會安排人幫忙,玉桃姐您只需以死者親屬的身份,去警局辦手續領出遺體就行。”

    吳玉桃乖順的點頭,兩人往山下走的時候,她突兀的問道:“白少怎么恰好在京,還對丹鳳的死這么關注,親自給我打電話讓我過來料理后事呢?難道你對丹鳳也有愛慕之心嗎?”

    白少帆神色不驚,溫柔的嘆息一聲說道:“玉桃姐,我白少帆承認是個多情的男人,但我絕不濫情好不好?哪里能看到稍微齊整點的女人就萌生占有之心,如果那樣的話,我忙得過來嗎?還不早早就腎虧躺下了,哈!”

    看自認為好笑的話并沒有讓吳玉桃發笑,白少帆悻悻的揉揉鼻子說道:“實話跟你講吧,馬丹鳳的事情是我姑父告訴我的,也是他讓我通知你過來料理后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姑父?”吳玉桃很快明白過來了:“是趙書記?”

    白少帆為什么管趙慎三叫姑父?這里面的關系可就復雜了。

    因為父輩那一代的恩怨情仇,鄭焰紅同父異母的哥哥黃天陽,娶了白少帆妻子林豆的親媽劉佩佩,林豆卻是劉佩佩跟前夫所生,所以雖然林豆跟鄭焰紅實際上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卻因為后爸黃天陽的原因,管鄭焰紅叫姑姑。

    趙慎三娶了鄭焰紅,自然是林豆的姑父,白少帆娶了林豆,當然也矮了一輩,成了趙慎三夫婦的侄女女婿。

    白少帆點頭道:“我此次來京,是替姚少料理爛攤子的,恰好姑父打電話告訴我馬丹鳳死掉了,讓我通知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吳玉桃非常非常詫異,因為再也沒誰知道,她跟趙慎三之間那種知己般相知相契的關系了,那個男人如果先知道了丹鳳的死,干嘛不親自打給她,反倒要拜托白少帆呢?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男人,吳玉桃不會想那么多,但趙慎三可不是無厘頭的個性,那個男人殺伐果斷,情商智商都極高,做任何事都不會莽撞冒失,他這么做,一定是想傳遞什么信息給自己,那么,究竟是什么信息呢?

    吳玉桃原本就對白少帆不正常的熱衷心生疑忌,聽到趙慎三這個消息后,疑心更重,就旁敲側擊問道:“也是怪了,丹鳳在京城是個陌生人,怎么一出事,馬上就被認出來了呢?”

    白少帆對著清冷的口氣重重嘆息一聲說道:“唉,是啊!事情就他媽那么巧,林衍恰好就在那座大廈吃飯,親眼看著馬丹鳳隔了一層玻璃,從他眼皮底下墜落,他知道了,我姑父可不就知道了么!”

    馬丹鳳驟然色變:“林衍?!”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