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17章 差距

    這時其他車上的人紛紛都下了車,一共接近四十個穿著西服的黑衣人浩浩蕩蕩的圍了過來。此時,除了那些跟著周清波的小混混,剛才所有圍觀起哄的群眾全散了。現場只剩下葉天、司徒若水、以及對葉天身份心知肚明的兩名警察。遠處也有幾個膽大的人還在遠遠的觀望。

    葉天讓司徒若水先回那輛破砸壞的破車里坐下,自己則大步流星的走到救護車外的周兵面前,淡淡的說:“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四十人將葉天團團圍在垓心。

    葉天嘴角露出輕蔑的微笑,摩拳擦掌的說:“想群毆是吧?”

    周兵分開人群,走到葉天面前。問:“這位朋友,犬子砸壞的帕薩特汽車是你的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。”葉天調侃的說:“那車是我爸的,我還買不起那么貴的車。”

    周兵當然聽出了葉天的反諷之意,他從葉天不亢不卑的態度上看出葉天是一個非同尋常的人。而面對圍攻的淡定態度也不由得讓周兵想起了一個人。他一直自認是南海省的無冕之王,所以南海市但凡發生什么大事都逃不出他的掌握。他之前就聽人說過南海灘上有一個人以一敵三百,大獲全勝,徹底滅了鐵狼會的囂張氣焰。莫非眼前這個人就是南海灘的上那個人?

    看起來極有可能,周兵曾聽過別人的形容。似乎那人的外貌與面前這位青年并沒有什么兩樣,不僅沒有兩樣,連衣服似乎都一樣。

    周兵知道現在不是賭氣裝逼的時候,就算要裝逼也要先摸清對方的底細才行,于是問:“請教閣下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葉天微微一笑,說:“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,我叫什么,跟你賠我車有什么必要關系嗎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沒有。”周兵說:“既然如此,我也想問您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請說。”葉天說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打我兒子的屁股呢?我兒子的屁股跟賠你的車又有什么關系呢?”周兵反問道。

    周兵是以葉天的問題反問葉天,這要是一般人恐怕就回答不出來,卡殼在那。但葉天不管怎么說也是參加過國際外交活動的人,反應速度和辯白的實力都非常的迅速而強大。想都沒想就十分肯定的說:“有關系!當然有關系!而且關系還大的狠呢!”

    周兵覺得葉天的語氣很無賴,頓時對葉天有點輕視,淡淡的問:“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“關系就是,你兒子砸了我的車,所以我就打了你兒子的屁股。這本來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兩件事,但的的確確的發生了。”葉天說:“這樣吧,咱們按照事情的發生順序來,你兒子先砸了我的車,然后我才打了你兒子的屁股。所以你要先賠我的車錢,我就賠你兒子的屁股錢。”

    葉天擺明了是耍流氓,但他覺得這樣做很爽。畢竟這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說到底就是應該讓周清波父子這種人品嘗一下什么叫流氓。

    周兵沒想到葉天的語氣這么猖狂,知道今天的事情有可能善罷不了,有心想息事寧人。于是說:“好吧,既然你這樣說,我就先付你車費,然后你再付我兒子的醫藥費,然后咱們就算兩清了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兩清?哪有怎么容易?”葉天故作驚訝的說:“你兒子管教不嚴,在外為非作歹。我替你教育你兒子一頓,你難道不付給我個幾百萬教育經費?”

    “你!……你可不要得寸進尺!”周兵顯然已經動了真怒。卻不知道葉天要的就是這種效果。

    葉天冷冷一笑,說:“得了尺我還要進丈呢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你有種!”周兵說:“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“我想,你沒有知道的必要。”葉天說。

    “好!那咱們就誰都別說話,打了才知道!”周兵冷冷的說道。他帶來的這群歷來都是南海市最臭名昭著的一群打手,其中有幾個還是接近黃級九品的選手。所以周兵自認為真打起來是不會吃虧的。

    然而周兵剛說完這句話,立刻被一個手下喊住,對他說:“周哥!先別打!別打!”

    周兵一愣:“怎么?”

    那人叫張開,是周兵手下的金牌打手,長相比較猥瑣,但手上功夫很是厲害,一只手能劈斷十塊磚頭。歷來被稱為斷山掌張開。張開把周兵喊道人群外,低頭在周兵耳邊附耳道:“你怎么敢跟他打架?你知道他是誰嗎?”

    “他是誰啊?”周兵滿頭霧水,他當然也覺得葉天有些眼熟,而且一定大有來頭。但剛才盛怒之下根本什么都不管了,就想跟葉天PK一下,看看到底哪邊更兇。但張開一喊他他立刻反應過來,這個做法有點太沖動了。

    張開自己本身就有黃級九品的實力,曾經也在一個修真門派長期訓練過,后來因為人品不端被逐出師門。因此他能看出葉天真氣修為。于是對周兵說:“周哥,你知道我的實力的。放眼整個南海,我也沒什么對手。真打起來,我不說打一百個,打幾十個也是輕松加一塊。所以歷來南海市的人都得賣我個面子,對不對?”

    周兵點了點頭,說:“對……你的實力我一向非常信任。怎么了?你打不過圈里這小子?”

    張開搖了搖頭說:“當然打不過!豈止打不過,簡直是沾上死挨上亡,連近他的身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這一席話只嚇的周兵幾乎魂不附體,連腳下都有點站不穩。張開以前跟周兵混了許多年,以前每次打架的時候周兵都帶著張開。無論對面有多少人,無論多出名的高手,只要張開一出面,沒有打不趴下的人。曾幾何時,周兵曾一度以為這個手下就是天下無敵的。甚至幾次人前人后都是這么吹捧張開的,但張開有自知之明,每次聽到周兵這么說的時候,都謙虛的表示比自己強的人大有人在,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其實也只相當于一個無名小卒罷了。周兵那時只以為他是開玩笑。卻沒想到今天真的碰到連張開都表示無解的人。

    周兵說:“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?真有那么厲害嗎?”

    “我說周哥,你倒是把先把‘嗎’字去掉!”張開說:“我告訴你我當初為什么來南海的吧。之前我因為我丟丑不敢說。不過今天事情有點緊張,不說看來也不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說!長話短說吧……”周兵緊張的說。

    “想當年俺也是在少林寺練過的。”張開說:“那時我因為犯了戒,被逐出師門。于是下山到豫南正州去闖蕩。我本以為憑著我手上的功夫可以在正州混個風生水起,不料剛一出道就被一個人三下五除二的擊倒了。而且那個人明顯還留了一手,否則我不死也殘廢。”

    周兵從來沒聽過張開說以前的經歷,不由得有些驚訝了,說:“那人是誰?怎么會有這么強的實力?”

    “屁的實力!”張開說:“那人也就是個玄級三品,我當時黃級八品。級別差距太大,才被打個屁滾尿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跟我說過這個級別差距,好像是天地玄黃什么的。”周兵說:“你說的那個玄級三品的高手,比之里面那個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沒法比!沒法比!”周兵說:“玄級三品的水平在修真界里也就是個下游水平,這種水平欺負欺負我還是可以的。但遇到地級高手的話,根本擋不住人家一根小指頭!”

    周兵一愣,暗暗指著葉天問:“什么,你說那小子是地級高手?”

    “要是地級的話,我也不至于這么害怕了!”張開說:“從真氣的顏色看來,那小子根本就是一個天級高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天級高手?你沒嚇唬我吧?”周兵皺著眉頭問:“怎么可能,你不是說要修煉一輩子才有可能達到地級實力嗎?而天級高手不是壓根不存在的嗎?這小子這么年輕,怎么可能突破的天級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張開說:“是,我是說過地級高手都是老頭老太太。不過現在,這個說法恐怕要改一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?什么意思?”周兵顯然懵了。

    “傳說中,世界上只有一個天級高手,名字叫做死神。”張開說。

    “噢?我知道這個人。神門的領袖,不過已經被一個叫做葉天的人殺死了。”周兵說。

    “對,那個你想狠狠胖揍他一頓的人,就是葉天。”張開說。

    “葉天?怎么可能這么巧、這么寸?直接就碰上這個喪門星了?”周兵有些愁眉苦臉了。

    “誰知道!”張開說:“總之如果他真動起手來,連我都要在半招之內被秒殺。反正周哥你看著辦吧。再不服軟的話,我想今天咱們家都死的很難看。”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