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937章 小村報道

    葉天開車到了遠大村委會的院子里。村委會門里并沒有保安把守,葉天很容易的就找到停車位。村委會的建筑物是一棟二層高的小樓。雖然不高,但看起來也頗為精致有規模。

    葉天剛一停下車,一個看起來吊兒郎當的禿頭中年男子就走了上來,瞧著葉天的窗戶,操著地道的燕京腔問:“嘿,哪來的,開著破吉普車你就牛逼啊,站著我停車位了知道嗎?”

    葉天一愣,搖下車窗,問:“這位先生,您是?”

    “我還想問您是哪來的呢!”那禿頭男人哼哼的說:“把你車停別地方去,這里是我的地兒!知道了嗎?”

    葉天初來乍到,不知道這里的規矩,真就聽話的把車倒了出去,另找了一個旮旯胡同的角落把車停下。

    不料剛一停下,那禿頭男子又上來了,對葉天喊道:“嘿,我沒跟您說嗎?這里也不能停!這里是我妹夫的停車位!”

    葉天這次真有點來火了,他沒想到自己縱橫世界都沒人敢招惹,但剛一進村委會就被這光頭來了個下馬威。葉天的脾氣一上來那還真就是誰都別裝逼,不服拉出來練練的氣勢。

    不過葉天并不想第一次報道就跟人結仇,畢竟他也不知道這禿子是誰,萬一惹到的是他的頂頭上司的話,那葉天的工作可就不好辦了。

    葉天只好說:“先生,這也不讓停,那也不讓停,那我這車得停哪?您倒是說說看。”

    光頭呵呵一笑,說:“院子里是沒您停車的地兒了,我看啊,您還是院外面停車吧!”

    聽到光頭的話,葉天差點就爆臟了,不過想想還是忍住,扭頭看門外時,雖然貼近大馬路,但還是有位置可以停車的。雖然那些位置都比較臟亂差。

    葉天開車出了村委會大院,把汽車停在了一個距村委會大門七八十米的位置,這才下車回到村委會。

    葉天是被下放到這里管土地改建的,他拿著上級的批文,來到二樓,敲了敲村長的辦公室門。辦公室里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:“進!”

    葉天禮貌的推門進入,因為是往工作單位報道,所以葉天并沒有用墨鏡和胡須偽裝自己的形象。而是用自己本來的面目出現。

    村長是一個看起來挺嚴肅的五十歲的中年人,名字叫王守民,國字型臉,臉上皺紋較重,頭發略微花白。此刻,村長正對著電腦不知道看什么。

    葉天咳嗽一聲,把自己的介紹信和上面的批文都遞給村長,說:“王村長,我是新來的土地改建主任。這里是我的資料和介紹信。”

    王守民抬頭瞟了葉天一眼,皺眉說:“土地改建主任?我們這里沒有這個職位啊。”他仔細看了葉天拿來的資料,卻又搖頭說:“不對……這里的章和簽名好像都是真的……咦……奇了怪了,我怎么不知道我們村里多了一個這個職位。”

    葉天這才愣住了,愕然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你別著急,我給你打電話問問。”王守民說著,打開電話本,查到上級鎮政府的電話。正要撥出去的一瞬間,忽然想到一件事,他抬起頭仔細看了看葉天,驚訝的問:“你不是葉天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葉天說:“那介紹信上不是寫了我的名字嗎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王守民拿起介紹信仔細過了一遍,發現上面確實有寫了“葉天”兩個字。不由得肅然起敬,站起來與葉天握手說:“葉上將是來我們這里考察工作嘛?”

    葉天連連搖頭說:“不不……我是來這里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……我們這里管的都是村民中發生的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還不需要您這種大人物出馬,那不是殺雞用牛刀,大材小用了嗎。”王守民不解的問。

    葉天坦白的說:“其實……我上將的頭銜已經被架空了……現在只是您麾下的一個小卒……”

    王守民將信將疑,卻還是點了點頭,播出了鎮長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鎮長啊,我這來了個新人您知道不?不是那個……是上面派下來的……什么?不可能?你還別不信,這人現在就在我面前,他叫葉天……還能有哪個葉天啊?不就是那個號稱華夏戰神的葉天嗎?……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吧?噢……哦……好的,那就擺脫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守民掛了電話,對葉天極有禮貌的賠笑說:“葉……你看,這個你這個事現在只有公文下來,但正式的命令還沒下來呢。不用急,我讓鎮長幫你問了。你這個事應該也算是大事了,一層層往上問,應該能問出個答案來。”

    葉天說:“王村長不用這么客氣,喊我小葉就行了。以后我還要跟您多學習學習工作經驗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客氣客氣。”王守民說:“其實我哪里有什么工作經驗?當村長都是靠人緣,混面子。大家給你面子你才是村長,不給面子就啥都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您剛才說沒有土地改建主任這個職位是什么意思?”葉天有些不解的問。

    “這個確實沒有……”王守民說:“你要說土地改建的話,我們村委會工作的人,人人都管,但前提是得有國家政策,還得有開發商投資。這樣我們才能去做老百姓工作。但如果單獨找一個人管土地改建的話,還沒有過先例。這種土地改建的部門說大也大,說小也小。鎮政府倒是有一個土地改建所,但你介紹信寫的清清楚楚不是那個地方,而是我們遠大村。這才是讓我不解的地方。像我們這種村子吧,當村官的人都是從本村子里選出來的。基本沒有外來人,平白無故把你這么大的人物插進來,那絕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現在我也搞不懂上頭什么意思,這才打電話往上問,一會應該就能有結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吧……”葉天聽到王守民的話,只覺得更是不爽外加氣不順。原來村委會的工作人員不僅沒有村外的人,甚至連土地改建主任這個職位都沒有。合著給葉天安排的工作居然是空頭虛銜?那工資是誰給葉天發呢。

    王守民見葉天表情有點喪氣,安慰葉天說:“您啊,也不用擔心這個。如果真是給您安排在這里,我會給你和上頭一個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只能如此了。”葉天說:“這樣就感謝王村長栽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王守民說著,電話響了起來。王守民接起電話,“喂……哦!……哦!……原來是這樣啊……真是麻煩……這不脫了褲子放屁嗎?……好了好了……我知道了……那就這么著……我會安排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守民掛了電話,對葉天說:“問出來了。剛才鎮長打電話給區長,區長又打電話給市長、市長又打電話給總理辦公室,這才確定了你被指派到這里工作的消息。其實正式消息明天才發的,您今天來還是有點早呢。”

    葉天尷尬的笑道:“你這里沒這個職位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誰說沒這個職位的?”王守民嘿嘿一笑,說:“沒有這個職位咱們可以臨時加一個。工作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活人不可能被死工作憋死不是?何況你的工資是上頭國務院直發的,跟我們村委會沒有任何關系。嘿嘿,太厲害了了簡直,像你這樣中央直接下放的村官應該是史上第一個吧。不用在意,宰相劉羅鍋不也守過城門嗎?”

    葉天喜歡聽這句話,呵呵一笑說:“我現在總比守城門自由點。”

    王守民點了點頭,拿起葉天的推薦信和資料,一邊看一邊說:“人才……人才啊!這么好的人才到我這里抓基層工作真是有點可惜了。唉……我都有點不知道給你什么工作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給我搞什么特殊待遇。”葉天說:“別人什么樣子,我什么樣子就好了……工作嘛,當然沒有不累的。”

    王守民拍了拍腦袋,說:“懂了!我這就吩咐他們去給你做一個辦公室牌子,放我隔壁的房間門口,從此以后你就是土地改建處的主任了。”

    葉天道:“跟您挨著?這樣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不好的啦。”王守民說:“國家點名道姓,讓你暫時到我們這里鍛煉鍛煉。我怎么好虧待你。何況你是外來人。暫時不了解我們村里的情況,如果真的讓你背了什么黑鍋那我可真有點過意不去呢。”

    兩人客氣過后,王守民說:“好吧,今天就到這里……小……小葉,你明天就可以來正式上班了。不過事先說好,我們這暫時也沒有土地改建的工作要交給你這個主任做,所以暫時你的工作時間都是自由和彈性的。也不用你天天都在村委會里呆著,悶的時候開車多出去轉轉就好了,對了,你是開車上班還是怎么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開車。”葉天說:“可是沒有停車位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沒有停車位?其實好多呢啊!”王守民一拍大腿說:“來,小葉,跟我走,我去給你找停車位。”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