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窺視未來丈母娘

    !記得收藏哦~</div>

    天法地、地法天、天法道、道法自然,這是道德經里的一句話,暗含天地法則的哲理,交歡也一樣包含在里面,講求心境、心意,兩人心意想通心境相融,方能達到最高境界。(比奇中文網首發www.biqi.me)// <a href="http://www.biqi.me</a>

    此刻葉天和寧洛便達到了這種程度,一具健碩的身軀,一具豐盈的體態,兩相融合上下起伏,彼此沉浸在愛欲之中相交甚歡。

    葉天和寧洛在床上纏綿悱惻,而寧洛的家里某人卻等的有些不耐煩了。

    “寧伯母,小洛怎么還沒回?”楚牧南來到寧家已經等了快一個小時,卻還沒等到寧洛回來,只是進門的時候蘇蕓告訴他說寧洛出去逛街了很快就會回來,楚牧南到現在也沒見到寧洛的影子,心里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聯想到上次葉天和寧洛竟然在她的閨房里面交歡心里更加惱怒,楚牧南回去想了很久,不管寧洛有沒有和別的男人上床,這門婚事他勢在必得,先把寧洛弄到手再說,有了寧家這棵大樹,那他家主的位子就誰也奪不走了。

    等到在家族的地位穩固之后在慢慢收拾那個賤人,而且楚牧南心里還一直惦記著蘇蕓,想要連這個未來的丈母娘也一起弄上床,讓她們母女兩個一起來伺候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洛啊!她可能還在逛街呢,你慌啥,她又跑不了,遲早不得嫁給你!”蘇蕓上次收了楚牧南的禮物后對他的態度好多了,這次來楚牧南又送給她一個法國訂制的手鏈,讓她更加的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蘇蕓風韻猶存,一點也看不出四十好幾,身材依舊豐滿挺拔,一旁的楚牧南看得差點起了生理反應,今天寧國遠不在家,楚牧南的膽子也大了起來,“寧伯母,您這么想,小洛可不這么想,不然我也不至于追求她這么久還肯答應我了!”

    楚牧南臉上隨和的笑著,但是那雙眼睛確實在蘇蕓身豐滿的胸口和雪白的大腿上游走移動,恨不得扯開她的衣服好好看看里面到底是啥模樣。// <a href="http://www.biqi.me</a>

    蘇蕓根本沒注意這些細節,壓根就沒想過楚牧南會打自己的注意,純粹把他當作未來女婿在看待,笑道:“你這孩子,俗話說女追男隔層紗,男追女隔座山,要是那么容易被你追到,她就不是我女兒了,想當初你寧伯伯追我也是追了好久呢!”

    “你難得有空來我家一次,現在也快到吃飯的時間了,今天寧伯母親自給你下廚,你想吃什么?”蘇蕓是怕楚牧南等急了,故意拖延時間,她又不想給女兒打電話,怕把女兒逼急了又像上次那樣離家出走。

    所以到現在為止,蘇蕓根本不知道寧洛被綁架的事。

    楚楚牧南想要拿下寧洛從而攀上寧家,但蘇蕓也不是吃素的女人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他的老公也就是寧國遠在寧家的地位大不如從前,就是因為他沒有兒子,其他幾個兄弟姐妹都有兒子,唯獨他只生了一個女兒。

    把寧洛嫁給楚家,對寧國遠在寧家的地位肯定有提升作用,很有可能讓寧國遠成為下一任寧家家主的接班人,寧老爺子也希望寧家能找到強有力的伙伴,結親無疑是現在最穩妥的辦法。

    蘇蕓和楚牧南有同樣的目的,但是表面上都不動聲色沒有提及任何利益往來的事,因為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楚牧南眼珠轉動了幾下,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壞笑,不知心里想到了什么歪心思,點點頭對蘇蕓笑道:“既然寧伯母親自下廚,那我就不跟您客氣了,我可是聽說你廚藝相當了得,今天得好好嘗嘗您做得飯菜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這小子嘴巴還是那么甜,寧伯母都快被你哄上天了!”蘇蕓掩嘴輕笑,胸口那豐滿的兩天上下只顫。

    哄上天?以后我還會讓你爽上天呢!楚牧南心里淫笑道。

    蘇蕓回房脫掉外套,只穿上一件貼身的襯衣,豐滿的身材更加顯露出來,看得楚牧南暗暗咂舌,“保養的還真好,一定爽死寧國遠那老東西了!”

    蘇蕓進廚房后穿上圍裙看上去頗有幾分家庭主婦的模樣,從未進過廚房的楚牧南主動要求給蘇蕓打下手,蘇蕓想要婉拒,人家來是客讓客人下廚多少有些說不過去,可是楚牧南硬賴著不走,蘇蕓也只好作罷。

    蘇蕓切菜的時候楚牧南故意在她背后走過來走過去,還時不時偷偷站在她身后聞她身上的女人味,遇到后面楚牧南的膽子越大,竟然蹲下來看蘇蕓裙內的春色,蘇蕓裙子里穿了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褲,楚牧南看得直言口水,那內褲邊邊隱隱約約能夠看到蘇蕓這少婦的美鮑。

    楚牧南看得渾身發燙,要不是這里是寧家,他一定江蘇蕓這個豐滿性感的未來丈母娘壓在身下狠狠的蹂躪一番。

    “媽,我回來了!”正在楚牧南低著頭看蘇蕓裙子里時,外面傳來了寧洛的聲音,嚇得楚牧南趕緊站起來,蘇蕓回頭看了看楚牧南,發現他臉上紅紅的,“小牧你怎么了?臉怎么這么紅?”

    “沒……沒事,可能是廚房里太悶了,寧伯母好像是小洛回了,我就不在這里給你添亂了!”楚牧南趕緊走出了廚房,生怕被蘇蕓發現什么。

    蘇蕓也放下手頭上的活準備出去,卻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巨響,“啪……”楚牧南剛走出來欣喜的向寧洛走過去,卻發現寧洛冷冷的看著他,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,一旁的葉天沖過來就抓住他的衣領,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他媽有病……啊……”楚牧南臉上傳來劇痛,破口大罵起來,可是葉天的手左右開弓,在他臉上扇過去扇過來,一瞬間扇了十幾下,把楚牧南的臉都扇腫了。

    葉天冷聲道:“你還有膽子敢來?你還有臉來?”

    葉天越想越氣,這狗日的差點炸死寧洛和他,現在還光明正大的來寧家,葉天還準備去找他算賬的,沒想到這廝自己送上門來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,怎么沒臉來……葉秋,我他媽跟你沒完!”楚牧南臉上一陣火辣,氣得睚眥欲裂,從小到大沒有人敢動他一根指頭,只有被他打的分,現在卻遭受奇恥大辱,讓楚牧南也徹底爆發了。

    但是楚牧南在葉天面前沒有半點還擊之力,掙扎了半天也沒能從葉天手里掙扎出來。

    蘇蕓剛一出來就就看到楚牧南被打,差點氣瘋了,這個葉天也太不知好歹了吧,怒聲道:“給我住手,誰讓你打人的?你怎么這么野蠻!我們寧家不歡迎你這樣的人,請你馬上離開!”

    “媽!”寧洛沉聲道:“你知不知道楚牧南對你女兒做了什么,到現在你還護著他?我告訴您,今天要不是有葉天,我已經死了!”寧洛現在想起那巨大的爆炸聲,心里還有些膽寒,如果葉天不是冒著生命危險去救她出來,自己恐怕已經粉身碎骨死無全尸了!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