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章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(3)

    !記得收藏哦~</div>

    薛琪可以肯定自己的姐姐沒有交男朋友,以她對姐姐的了解,若是姐姐交了男朋友至少會在第一時間告訴她或者家里人,薛琳從小就孝順父母,如今隨著年齡的增長父母最操心的就是她的婚事。(比奇中文網首發www.biqi.me)[ <a href="http://www.biqi.me</a>]

    薛琳希望父母為自己的事擔心,但也不會撒謊去欺騙自己父母,只是答應他們說自己會盡快找男朋友,遇到合適的就帶回家去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薛琪聽的真真切切,屋內傳來的微弱聲音的確是男女歡愛時才能發出的,難道姐姐已經找了男朋友?

    薛琪離開門板,愣愣的看著葉天,很不好意思,自己姐姐正在做那事被男朋友聽到了,讓薛琪感覺很難為情,“葉天,要不我們先下去走走吧!”

    自己姐姐正在‘辦事’薛琪不好意思再去打擾,想避免這種難以言喻的尷尬,葉天能夠理解薛琪的想法,點點頭,“也好,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,等下再上來!”

    可是,就在兩人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,葉天意外的聽到屋內傳來男人怒罵的聲音,葉天的聽力比普通人要強大的多,所以在薛琪沒有任何察覺的狀況下,他已經聽到了屋內的罵聲。

    “賤貨,你是不是背著我養男人了!”房間內,一名五十多歲的老男人騎在一絲不掛的薛琳身上,雙手握著薛琳飽滿的酥胸,下面與薛琳的私密處緊緊的結合在一起,一邊賣力的往前挺進一邊冷著臉罵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……啊……”薛琳剛否認,那老男人的腰部就用力的往前一頂,讓薛琳感到下面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,對于眼前的這個老男人薛琳沒有任何的性趣,所以下面基本沒有什么反應,做到一半那里還是干澀的。

    三年前薛琳跟了這個比自己大了三十歲的男人,但這個男人并不止她一個女人,所以一個月也來不來幾次,老男人自己那方面的能力不行,滿足不了薛琳,就以為她會背著自己偷男人,只是沒有證據罷了。[ <a href="http://www.biqi.me</a>]

    剛剛他們兩人都聽到了門鈴聲,薛琪知道來這里找她的不可能是別人,除了妹妹外就只剩下這個男人知道她的住所,所以外面的人很可能是自己妹妹,薛琳不愿意這個壓在身上的男人見到自己妹妹,擔心他對自己妹妹起色心。

    所以薛琳有些緊張,恰好薛琳的表情被老男人看見了,以為是薛琳相好的男人來了,所以很是生氣,但他并沒有急著去開門,而是想要好好懲罰薛琳。

    “你這賤貨是不是已經不滿足一月一次了,想要找年輕力壯的男人來和你上床是吧!”老男人咬牙說道,一雙大手拽緊薛琳的豐滿的胸部狠狠的搓揉起來,痛的薛琳皺起了眉頭,可她不敢有過激的反應。

    得罪了這樣男人,意味著失去一切,這三年薛琪從這個男人身上得到了一些錢,但絕大多數都寄回家去了,妹妹上大學的開銷都是她一手承擔的,老家蓋房子、父母看病等等,這些零零碎碎的開銷基本把她的積蓄花光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看不起我,但不要冤枉我,沒做過的事情就是沒做過!”薛琳忍著胸部和下面傳來的劇痛,據理力爭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脾氣和底線,薛琳不愿意失去這令她作嘔的生活,因為還沒有積攢夠錢。

    她知道妹妹一直想出國念書,所以準備為妹妹湊齊出國所需的費用后再離開這個男人,薛琳現在只能忍受!

    老男人臉上充滿了不屑的笑容,“沒做過?誰知道你有沒有背著我偷男人,你這個年紀的女人一個月一次肯定滿足不了吧!”

    薛琳雖然是被人包養的小三,但不是所有小三都像電視里演的那樣被人疼愛呵護的,她得到的是金錢,失去的卻是人格和尊嚴,有時甚至是羞辱和這個男人在那方面變態的要求!

    “吳良,你不要血口噴人,不是每個女人都像你想的那么下賤淫蕩的!我是你包養的女人沒錯,但我也是一個有尊嚴的人,你給我錢我就會信守承諾只和你一個人上床!”薛琳帶著哭腔怒聲吼道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薛琳話音剛落,臉上就被狠狠扇了一耳光,秀麗的臉龐立馬出現了幾條紅印,“尊嚴?呵呵,你要是有尊嚴就不會被我包養了!別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,你不是說沒有養小白臉么?我每個月給你的錢去哪了?”

    薛琳的銀行卡內的余額變動都會反饋到無良的手機上,每個月自己給她的錢,很快就會被轉走,所以無良一直懷疑薛琳在包養小白臉。

    “你監視我的銀行賬戶?”薛琳怒聲質問無良,沒想到這個男人這么卑鄙陰險!

    無良陰冷的笑道,“不監視你我又怎么能發現你養男人!”

    薛琳忽然有種想要逃離這個男人的沖動,自己最不愿意的就是自己的事情被家里人知道,若是無良順藤摸瓜查到自己匯錢的是自己家里,他很可能會以此作為要挾,讓自己做出更加荒唐的事來。

    被無良包養的女人很多,至少有五六個,他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根本無法應付這么多女人,但他的目的并不是單純的包養別人,而是另有用處,無良在生意場上順風順水,靠的就是無往不利的美人手段。

    無良包養的女人很多都會被他故意帶去給生意上的合作伙伴玩弄,從而達到自己的目的,前不久無良就對薛琳暗示過這方面的要求,但被薛琳嚴詞拒絕了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!”薛琳不依不饒的否認,自己沒做過的事情打死她也不會承認。

    其實無良并不在意薛琳是否有偷男人,之所以給她扣上這樣一個帽子是為了下一步的行動,“有沒有你自己心里清楚,我可以答應你,你偷人的事情不跟你計較,但你必須答應我,明天去陪王總!”

    薛琳陪無良上床都覺得很惡心了,但是無良還讓她去陪那個年紀比無良更大的老男人,薛琳想想就作嘔,根本不可能答應,這是她的底線!

    “你最好想都別想!”薛琳瞪著眼睛,堅毅不屈的說道,無良沒有理會她,趴下來壓在薛琳的身上,做著最后的沖刺,兩分鐘不到就結束了。

    無良突然掐住薛琳的脖子,“你個賤貨別給臉不要臉,你真以為你每個月值兩萬么?你要是不答應我就讓你身敗名裂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薛琳憋得滿臉通紅,無良松開她的脖子后,急促的咳嗽起來。

    門外,葉天把兩人的對話聽的清清楚楚,看到葉天呆立不動,薛琪不解的問道,“葉天,怎么啦?”

    出于對薛琪的疼愛,葉天有些愛屋及烏了,聽到里面的對話,知道那男人在折磨薛琪的姐姐葉天心里很不好受,“琪琪,要是你姐姐遭受凌辱你會怎么辦?”

    薛琪嚇了一跳,以為葉天聽出了端倪,“你是說我姐并不愿意和那個男人發生關系?”薛琪以為自己姐姐是被里面那個男人強迫的!

    葉天不知該怎么說,從薛琪姐姐和那個男人的對話之中葉天知道他們兩人的關系很復雜,說強迫很牽強,說心甘情愿又不恰當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但你姐姐現在可能正在遭受那人的羞辱!”葉天沒有說出薛琳和那個男人的關系,擔心薛琪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薛琪一聽,頓時沖過去敲門起來,“姐姐……你在不在!”

    葉天拉開薛琪,我來吧,薛琪讓開后葉天來到門把手前,手掌貼在上面暗暗運起內力,然后猛地往前拍出一掌,喀嚓一聲,門鎖就這么被葉天給摧毀了,薛琪來不及驚訝,直接沖了進去。

    房門沒有關,當薛琪來到姐姐的房門口時,看到了讓她很惡心的一幕,自己姐姐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,而在她身上還壓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男人!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