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八章 一招鮮吃遍天

    海域上空,金萬成和青袍老怪咆哮如雷。

    而這邊的海岸線上,大羅仙宗的弟子與羅碧五宗的修士,則紛紛駭然驚呼。

    無一例外,所有的聲音都在驚嘆墨白陽的手段之強悍,膽色之驚人。

    不過,剛才墨白陽顯現身形太過迅捷,堪稱驚鴻一瞥,浮光掠影,再加上滌塵蓑衣的大略遮掩。

    所以,戰場之上,幾乎沒有人,甚至就連寒渺渺這些近距離被墨白陽救下的大羅仙宗弟子,都沒有將墨白陽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眾人只是看見墨白陽一襲青衣飄逸,手段卻狂暴如魔,一棒就近乎重傷一尊混元胎,簡直太過霸氣如虹。

    而后,也不知是誰驚呼了一聲‘青衣魔尊’,緊接著,‘青衣魔尊’這個名字便被叫開,一時間,海岸線上,青衣魔尊四字呼聲如潮,令人振奮。

    十六名剛剛脫險的大羅仙宗弟子猶還驚魂未定。

    對于青衣魔尊,他們心中的感激,自然最為深刻和強烈。

    甚至就連一向心高氣傲的羅天與王豐二人,都一臉神往地遠眺海域方向,頜首輕語:

    “青衣魔尊真乃神人也,也不知道是哪座仙宗或者魔門的弟子,在這種情況,居然也敢獨闖敵營。”

    “關鍵他還成功了,那一棒子真是痛快啊,金萬成后背上的一大片血肉都被刷掉了,簡直慘不忍睹。”“雖然只是驚鴻一瞥,得手即走,但這么短暫的時間內,被他轟殺的毛龜與瞑鯤兩族脫胎境族老,卻也有六七人之多,這種手段,這種戰力,簡直不可思議,怕是都快能問

    鼎混元胎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,鄭習安懸在嗓子眼的心也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似有若無地瞥了一下宇文空城的背影,隨即頜首接道:“這位青衣道友的手段確實令人贊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今日此事,必須上報太易長老,不管那青衣道友是誰,今日之戰,必須記他首功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,若非他出手,這毗羅戰區的局勢必將全面惡化,后果簡直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這番話語入耳,宇文空城的身形明顯微微一震,轉首深深地看了鄭習安一眼,隨即冷哼一聲,便掠身竄入半空,返回羅碧峰而去。

    海岸線上,各方修士仍舊在議論此事,最熱門的話題,便是青衣魔尊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剛才他現身時,面部雖有灰色的霧靄籠罩,就連聲音也都刻意改變過。

    但能擁有如此驚人戰力的脫胎境,在大陸上必非籍籍無名之輩。

    可惜,眾人雖然各有猜測,提出了不同的說法,但卻沒有任何人能夠指出明確的線索。

    青衣魔尊到底是誰,暫時注定將成為一個難解的迷團。

    寒渺渺站在海岸邊緣,看著對面正在向著海島大本營撤去的海域妖族大軍。

    她的眸中分明有一抹濃到化不開的疑惑在渲染,口中,口中也傳出了宛若夢囈般的喃喃之聲:

    “是他嗎?聲音雖能變化,但他的眼神,似乎……有點熟悉呢!”

    “而且,他出手所救的第一個人為什么偏偏是我?這難道是……巧合?”

    話語聲落,她似突然想到了什么,輕咬唇角,臉頰上,也微微泛起了紅霞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救出寒渺渺等人后,墨白陽當即離去,并沒有在毗羅戰區的近海逗留。

    對于宇文空城而言,這一次的教訓必定極為深刻。

    可以說,如果沒有墨白陽適時出手,后果簡直不堪設想,毗羅戰區極有可能成為東海岸沿線,第一個淪陷的人族戰區。

    教訓如此慘痛,他應該不會再繼續犯類似的錯誤。

    再加上箭鯤族的族長金萬成受傷,短時間內,毛龜與箭鯤兩族應該很難再組織大規模的全面攻勢。

    而墨白陽此去東海深處,目的地就是箭鯤和毛龜兩族的祖地老巢。

    這兩族的族長都在近海前線坐鎮,族地老巢內雖必有脫胎境的族老留守,但卻絕不可能是墨白陽的對手。

    這一招他在隕星海用的賊溜,不出意外,此行當能將箭鯤和毛龜兩族的老巢寶庫存,全都……洗劫一空!

    當然了,類似的手段在隕星海已經用過多次了,雖說一招鮮吃遍天頗有道理。

    如今在東海也用類似的手段,極有可能會暴露他的身份,讓人聯想到曾肆虐隕星海妖族老巢的墨白陽。

    但他仔細地思量過后,卻仍舊做出了這樣的決定。

    畢竟,隕星海之前的戰況細節不可能這么快就傳到東海來。

    且無論是被黑龍一族,還是被他禍害過的黑蛟、寒蛟等族,多半也不會刻意宣揚此事。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揚就是這個道理,祖地老巢中族群寶庫都被連鍋端掉了,這種事可不是一般的丟人。

    換成是墨白陽,這種丟人的事情,也會選擇打落牙往肚里吞。

    如此,還有什么好擔心的?

    毛龜和箭鯤兩族的祖地雖然相距頗遠,但卻全都在毗羅戰區海岸線之外的這片深海區域。

    而且,在太易真人傳送過來的那份東海海圖上,都有詳細的標注。

    墨白陽以滌塵蓑衣掩去身形,收斂氣機,潛入深海后一路前行,用了五天便已抵達第一處目的地。

    前方出現了一條巨大的海溝,箭鯤族的祖地,就建立在海溝的北岸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成片的宮殿連綿到視線的盡頭,因為有陣法禁制的守護,所以隔絕了海水。

    但這種禁制卻并沒有太強的防御威能,墨白陽掠身直接穿過,沒有受到半點阻礙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刻,他的身形顯現,體內傳出轟轟雷鳴之聲,氣勢驚人無比。

    “是誰?竟敢擅闖我箭鯤祖地?”

    “人族?好大的膽子,活膩歪了,存心上門找死嗎?”

    “小小的脫胎初期而已,何須廢話,直接拿下便是!”

    “洪長老,此人極有可能是人族奸細,目的不明,最好是留活口,以便盤問!”

    一座黑色的巨殿內,立刻沖出了六道身影,全都是脫胎中期以上的修為。

    其中還有兩個老家伙,實力竟達到了脫胎七重天,倒也不算弱了。

    可惜,若和力量接近二十五條天龍的墨白陽相比,這六個家伙就算并肩齊上,也都差的太遠,難擋他一擊之力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腦中閃過這些念頭,墨白陽身形如電,大羅通天遁催動下,瞬間就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右腕一振,長達丈許的狼牙大棒高掄過頂,雙手執著,狠狠砸落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嘩……”驚天巨響中,無形的恐怖力量轟然碾壓,黑色的巨殿立刻塌了一角……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 豪客彩网址 持续赚钱的渠道 开店卖自酿酒赚钱吗 贷款公司的业务员靠什么赚钱吗 录制下半身视频赚钱 彩立方彩票群 种农肥蔬菜卖能赚钱吗 简朴美女捕鱼视频 彩8彩票首页 搞激光焊赚钱吗 农村卖10元杂货赚钱不 微商代理怎样赚钱吗 辽宁心悦麻将怎么买挂 最赚钱学科 东莞国土局赚钱业务 天天捕鱼赢手机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