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1章 不怕我揭穿你

    溫暖頓時崩緊神經,側了側身,避開正對著時墨琛的方向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有多可怕,她真的是再清楚不過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為了更多的接近他,從他身上著手調查出戰九天的下落,她根本不愿意跟他有任何接觸,更別提一起露營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怕我?”時墨琛突然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溫暖就坐在距離他不到一米遠的位置,即便他聲音不大,她也很輕易就聽到了。

    “誰說我怕你!”溫暖脖子一梗,瞪過去。

    對這個男人,她是非常討厭的,因為他抓過她利用她威脅戰九驍,也因為他是戰九驍的死敵。

    討厭一個人就這是這樣,理由不需要太多,自己覺得夠就行。

    因為討厭,所以絕對不會在他面前示弱,哪怕自己是真的對他十分忌憚。

    “你的神情告訴我的。”時墨琛淡淡地說道,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看錯了。”溫暖輕哼一聲,“我還看你像我認識的一個大惡人呢!”

    假裝自己會看相么,呵,誰不會呢。

    “哦,你看我像誰?”時墨琛突然抬頭看過去。

    那眼神,平靜得仿佛經不起一絲波瀾,平靜中還帶著一絲興味。

    溫暖一怔,梗著脖子實話實說道:“king!”

    她本來看他就是k,根本不用編什么假話,隨隨便便就脫口而出了。

    時墨琛眉毛輕挑,嘴角微微上翹,沒有說話,低頭繼續手上動作。

    溫暖看著他,擰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他這是什么意思,承認了么,承認他就是k了么。

    溫暖心里這么想著,便忍不住問出聲:“你承認了對么,你就是k。”

    時墨琛依舊不出聲,甚至連頭也不抬一下,仿佛根本沒有聽到她的話,一副特別專注手上工作的樣子。

    溫暖緊緊盯著他:“你默認了。”

    時墨琛還是淡淡的樣子,不承認也否認。

    “別裝作聽不到我說話的樣子!”溫暖冷哼一聲,“你就不怕我揭穿你!”

    這回時墨琛終于抬起頭來,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揭穿我什么?”他淡淡地反問,“我是k的事?”

    溫暖驀地睜大眼睛,指著他激動道:“看,你都承認了!”

    時墨琛難得地露出一絲淺笑:“那又如何?你覺得誰會相信你?我的家人么?好,就算他們相信你,k又做了什么十惡不赦的事,他們也不過是多知道我一重身份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溫暖怔住了。

    這好像是她認識這個男人之后,聽他說過的最長的一段話。

    而且,他居然承認得如此理直氣壯,說得如此輕描淡寫!

    可她仔細一想,竟覺得他說的話并沒有毛病。

    就算她當著時家人的面揭穿他就是k,他們也相信了,可對于時家人來說,他們又不知道k做過什么十惡不赦的事,不過也就是多知道時墨琛的另一重身份罷了。

    溫暖一下蔫了。

    她方才那么激動,覺得自己逼時墨琛承認身份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,可事后才發現自己多么可笑。

    人家根本就是有恃無恐啊,不然也不會以時墨琛的身份出現在他們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為什么偏要跟我們過不去!”溫暖咬牙。

    她發現,他們現在還真是拿這個k一點兒辦法也沒有。

    聽到她的問題,時墨琛的眸光突然變暗,猛地掃過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溫暖一驚,下意識地抖了抖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實在太陰鷙,給人一種特別不好的感覺,仿佛帶著一種特別深刻的怨恨,讓人一眼就能感覺到他內心深處的仇恨。

    他跟戰九驍有仇?還是跟戰家有仇?

    溫暖的眉頭不由自主擰得更緊,就連呼吸也變得緩慢,提著一口氣不敢呼出去,她一眨也不眨地看著眼前的男人,仿佛想要將他看穿。

    可他這樣一個高深莫測的人,又怎么可能會讓人輕易看穿。

    溫暖覺得,這個男人,絕對是她目前為止,遇到的最難纏的人,沒有之一。

    “不該問的就不要問,知道太多對你并沒有好處,明白嗎?”時墨琛眼中的寒氣稍稍收斂,嗓音一如既往的平靜,就好像方才那個陰鷙的眼神并非出自他眼中似的。

    溫暖長長地呼出一口氣,莫名地有種奇怪的感覺,自己好像在鬼門關走了一遭似的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,不好惹,饒是見慣了戰九驍曾經可怕的樣子,她卻從來都堅信戰九驍不會真的傷害她,可眼前的男人卻是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人。

    她覺得,自己應該要遠離他,不然她什么時候怎么死的可能都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可不認為,在這個世上,除了戰九驍之外,還有誰會舍不得傷害她。

    “看來,你真的很怕我。”時墨琛洞悉她的畏懼似的,淡淡一笑,“你放心,我不會傷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溫暖條件反射地冷笑一聲,“你覺得我應該相信你?”

    時墨琛突然抬頭看向她:“小暖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很輕很淡的一句話,聽起來讓人感覺她特別認真。

    可溫暖卻覺得可笑。

    “相信你?你覺得我是傻還是蠢?就算我相信這個世上任何一個人,也絕對不會相信你!”溫暖想到過去的遭遇,怒從心生,“難道你忘了,第一次見面,你就奪走了我兩個孩子,直到五年后我們母子才相認。

    第二次見面,你綁架我,利用我威脅戰九驍。

    k,這些事你忘了我可沒忘!”

    溫暖真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哪兒臉,居然好意思說讓自己相信他。

    受到指責的時墨琛頓了頓,又繼續手上的動作。

    那一臉平靜的表情,仿佛受到指責的人不是他一樣。

    溫暖被氣到了。

    怎么會有這么冷靜理智、沒有一絲脾氣的人呢。

    她以為蘇奕然已經夠冷靜夠理智了,可這段時間的相處,卻讓她真切地感受到蘇奕然的脾氣,跟眼前的時墨琛一比較,蘇奕然接地氣多了。

    她想,大概真是她的錯覺了吧。

    蘇奕然又怎么可能會跟時墨琛是同一個人呢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溫暖正盯著時墨琛看,身后突然傳來戰九驍的聲音,溫暖一個激靈,快速移開目光。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