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豪婿

第三百零四章 真命天子!

    當戚依云離開奢侈品店,走在商場內,自成一道靚麗風景線,百分百的吸睛率讓所有人無不是駐足觀望,女人羨慕,男人癡迷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一個靜默的身影跟著她,恨不得殺光那些在戚依云身上眼神停留的男人。

    對于東昊來說,即便是多看一眼戚依云,也是對她的褻瀆,只可惜殺人并不能夠掩蓋戚依云的光芒,當她褪去一切偽裝的時候,注定不凡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一個垃圾,為什么值得你這樣做。”東昊咬牙切齒的說道,他知道,戚依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改變,是因為韓三千,可是韓三千這種廢物,憑什么值得戚依云這么做!

    東昊不止一次的想要殺了韓三千,可他清楚,如果真的這么做,他這輩子都不能再靠近戚依云。

    他的內心是痛苦的,不愿讓別的男人看到戚依云的美,但是對這件事情卻又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走出商場,戚依云僅僅是站在路邊就引發了好幾起的車禍,那些司機都是因為太過專注看戚依云而造成了追尾事件,一時間就連交通都堵塞了起來。

    戚依云一笑傾城,給那些男人留下了此生不可磨滅的印象,上了自己的車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“爸,我已經找到能夠幫助戚家的人,你再給我一點時間。”車上,戚依云撥通了父親的號碼說道。

    電話那頭傳來一個蒼老而無力的聲音,說道:“依云,你要不就留在國內吧,永遠也不要回來了,不然我怕你受到傷害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怎么可能會丟下你們,放心吧,我能夠解決這件事情。”戚依云態度堅定的說道,雖然韓三千很愛蘇迎夏,而且也接連讓她碰壁了兩次,但是戚依云沒有認輸,她始終相信自己能夠讓韓三千回心轉意。

    “哎,爸還能堅持大半年的時間,以后再說吧。”電話那頭嘆了口氣,大概是知道戚依云的固執脾氣,所以也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和媽小心點,注意身體保養,有什么事情第一時間聯系我。”戚依云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別擔心我跟你媽了,我們很好,你自己也小心點,別太辛苦,爸這次就算是輸了,家底也足夠你在國內生活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不帶眼鏡了。”戚依云說道。

    電話那頭沉默了很久,戚依云帶上眼鏡,是他授意的,因為取下眼鏡的戚依云太亮眼,他從來都不希望戚依云太受矚目。

    “是因為你口中的那個他嗎?”

    “爸,他值得我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電話那頭長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你成年了,有自己的想法,不管做什么,爸都支持你,但是他要是敢傷害你,爸絕不會放過他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還是去關心關心媽吧,掛了,有事再聯系。”說完,不等對方回話,戚依云就直接掛掉了電話。

    米國某莊園,戚東臨嘆息復嘆息,他不知道國內發生了什么,但是他卻知道戚依云的生活,恐怕不會太平,這讓他非常擔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開始嘆氣了。”歐陽菲端著剛洗干凈的水果走到戚東臨身邊,一個風韻猶存的婦人,不難看出她年輕時的風華絕代,戚依云也是繼承了她的優良基因所以才那么漂亮。

    “女兒剛才給我打電話了。”戚東臨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告訴她讓她不要回來了嗎?”歐陽菲說道。

    戚東臨點著頭,說道:“說了,但是沒用,她說已經找到能夠幫忙的人了,你也知道她的脾氣,決定的事情,十頭牛也拉不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不相信女兒的眼光嗎?她說行,那肯定就是行了。”歐陽菲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為這個男人摘下了眼鏡。”戚東臨說道。

    歐陽菲聞言愣住了,他們老兩口都清楚,戚依云曾經說過,除非是遇到非他不嫁的真命天子,否者她這輩子也不會真正的取下眼鏡。

    “女兒,有心儀的男人了?”歐陽菲問道。

    “看樣子是的,但是我心里,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,要不,去查查這個人是誰?”戚東臨說道。

    歐陽菲趕忙搖頭,道:“插手她的事情,你又想挨罵了吧,到時候我可不會幫你。”

    戚東臨滿臉苦笑,他也正是因為忌諱這一點,所以才會嘆氣。

    戚依云骨子里就很強勢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從小到大沒讓他們兩幫過任何忙,這也造成了戚依云非常抵觸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女兒也大了,她自己做事有分寸,相信她吧。”歐陽菲說道。

    戚東臨點著頭,說道:“也只能這樣了,希望這臭小子別讓我失望,要是敢讓依云傷心,我非得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又樹敵的韓三千這時候還在享受著蘇迎夏給他削的蘋。

    “迎夏,我什么時候才能出院?”雖然在醫院里能夠享受蘇迎夏無微不至的照顧,可這里終究不是什么好地方,韓三千也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問過了,要看你的恢復情況,好的話,大概也就是一個禮拜吧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滿面愁容,說道:“好也得一個禮拜,會不會太長了一些?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想現在就出院嗎?”蘇迎夏瞪著韓三千道。

    “我感覺可以。”韓三千一本正經的看著蘇迎夏。

    蘇迎夏威懾的對韓三千揚著拳頭,說道:“我警告你,老老實實的待著,別東想西想,沒有我答應,你休想出院。”

    韓三千無奈的耷拉著腦袋,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說道:“楊辰和徐彤呢?”

    “楊辰受傷,在基巖島醫院里待著呢,不過沒什么大危險,徐彤照顧著的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手機給我,我給楊辰打個電話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撥通楊辰號碼之后,把手機舉在韓三千耳邊,并沒有讓他自己動手。

    電話接通,韓三千說道:“楊辰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楊辰雖然被痛打了一頓,但也只是一些皮外傷而已,多休息就沒事了,說道:“沒什么,醫生說休息兩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陸勛為什么能夠找到民宿?”韓三千問道。

    楊辰知道,這才是韓三千打電話來的目的,趕緊說道:“我知道你懷疑我,但是我可以拿生命保證,絕不是我出賣你。”

    不是楊辰,可是民宿這個地方,是他找的,而且是秘密進行,除了他之外,還有誰會知道呢?

    文良?

    韓三千腦海中閃過這個名字,文良出賣過他,要說這件事情也跟他有關系,并不是沒有可能,只是他用什么方式知道民宿在哪的呢?

    難道說,文良早就安排人跟蹤楊辰了嗎?

    “我信你,休息好之后,趕緊回云城吧,我和迎夏還得選照片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回去之后整理出來,第一時間給你們打電話。”楊辰松了口氣,如果韓三千不相信他,這事就很難解釋清楚了。

    掛了電話,韓三千盡量保持著淡定的表情,避免影響到蘇迎夏,但是內心里已經殺意滔天。

    文良不止是出賣他,而且還差點害了蘇迎夏,這個人必須死。

    十天后,韓三千終于出院了,離開了藥味和消毒藥水的環境,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。

    回到山腰別墅,蔣嵐熱情的迎接了韓三千,她是個非常現實的人,之前因為廣場事件,她對韓三千沒有好臉色,因為她擔心影響到她在姐妹當中的面子,但是現在蘇家公司壯大,江富那些人還破產了,她可沒少拿這些事情在姐妹面前吹牛,而且又掙了不少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三千,這段時間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,讓何婷給你燉點補品,別太操勞了。”蔣嵐說道。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 网上赚钱的所有方法 陕西闲来麻将10元群 7级附魔师怎么赚钱 糯米网络挖矿怎么赚钱 钱龙捕鱼如何下载 末来投资什么赚钱好 金福彩票网址 专注投入 才能赚钱 如龙6前期赚钱 捕鸟达人无限金币版 什么工作不累环境好还赚钱 海南麻将规则怎么有番 股票真的能赚钱吗. 98仙剑柔情版赚钱方法 众益彩票首页 事业单位做什么副业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