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9章 回溯過往

    第809章 回溯過往

    桓溯回到桓家后,一方面是大家失而復得的喜悅,另一方面則是著急著讓他恢復記憶。

    桓景升作風一向是雷厲風行,在桓溯回來的第二天,就聯系上了帝都第一人民醫院的腦科專家團。

    之前在黛蒙特作為主治醫生的孟初語,暫時在醫院的假期還沒結束,這次自然也被拉進治療團隊。

    每次商討起治療方案的時候,一票六七十歲、頭發花白的教授,都來頻頻詢問孟初語的意見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孟初語本身也不是腦科專家,這樣搞的她格外不好意思,私下里,她偷偷的翻專業書籍,惡補相關知識。

    這天上午,醫院中,眾人根據桓溯的檢查結果,探討著接下來的治療方案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姓白的教授說道:“腦電圖看上去和正常人沒有什么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說除了失去過去的記憶,他沒有喪失任何身為正常人的生活能力。”另一位李教授接話說。

    孟初語惡補過這方面知識,據她所知,頭腦受損,最嚴重的結果當然是直接變成植物人,除此之外稍微輕一點的就是智力受損,或者失明、喪失語言能力等等。

    桓溯的癥狀很奇怪,經過檢查,至少可以確定的是,近年來,他的腦袋沒有遭受過任何物理攻擊,就像他的記憶是憑空消失的一樣。

    那么只剩下一種可能——精神刺激。

    至于“精神刺激”,既可以是人為,也可以是意外。

    目前為止,誰也不知道當初的桓溯究竟經歷了什么。

    李教授篤定地表示:“既然他的腦部沒有任何損傷,那么記憶一定保留在他腦海中。”

    這個結論,讓桓家眾人松一口氣。

    最初的治療方案也比較簡單,無需手術、更無需藥物,只要帶著桓溯去他熟悉的地方看一看,說不定就會想起過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實類似的事情,在黛蒙特的時候,孟初語一行人就做過不少。

    不過,那邊到底是異國他鄉,效果就大大的降低了。

    現在有了熟悉的環境,更方便了眾人實戰。

    接著,大家聚集起了桓家老老少少一大幫人,開始商量著,在桓溯幾十年的人生中,對于他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有哪些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來的時間桓溯行程被安排的滿滿當當。

    第一天,孟初語一行人帶領著桓溯前往帝都的老城區。

    如今老城區的人越來越少了,不過大約二十多年前,桓景升年富力強,妻子尚未過世,桓家一家人就住在老城區,桓溯當時年紀不大,他就是在這里度過童年的。

    行了幾個小時,車子緩緩停在一條老街上。

    孟初語打開車門,第一個下車,她一眼就望到了路的盡頭,路的兩邊有不少小吃店,房子看上去不高,大約也就六七成的樣子,這是上個世紀末典型的建筑。

    在帝都待了這么久,她很少到老城區來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后面緊跟著下來的桓子夜,好奇的問:“桓家難道以前在這里?不對吧?”

    并不是說桓景升不清廉節儉,而是不管怎么說,他地位尊崇,政府肯定會為他分配個像樣的住處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。”桓子夜笑著搖了搖頭,拉住她的手,“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孟初語一臉迷茫的跟在他身后,順著街道走了幾步,拐進了一個胡同。

    穿過長長的胡同,來到一條新的街道。

    這里仿佛是另外一個天地,道路并不寬闊,所以車子開不進來,但是路上很干凈,兩邊種著巨大的梧桐樹,從樹干來看,該是有很長的年頭了。

    孟初語所處的一邊,是樓房的背面,而對面,則是一排低矮的小別墅。

    當然,“小”這個概念也要看跟誰比,要是跟桓家現在那套大宅子比,自然顯得有些小,要是跟普通居民住房相比,已經相當不錯了。

    桓子夜這才解釋說:“現在的桓家大宅,聽說是我出生以后才搬過去的,我的父親、二叔、還有小叔的童年是在這里度過的。”

    他緩緩抬起手,指向遠處的一棟房子。

    那一棟房子自帶了一個很小的花園,門口搭了一個葡萄架,只是冬天來了,葡萄枝光禿禿的。

    院子里面種了不少植物,最顯眼的要數院子中間的一顆梅花樹,這是含苞待放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院子打理得很好,現在有人住嗎?”孟初語好奇的問。

    寧以玫解釋說:“原先照顧過阿溯的保姆劉嬸就住在那里養老,阿溯將她當做親人一般尊重,前年……也就是失蹤以前,還探望過劉嬸。”

    “那還等什么,快過去吧!”孟初語揮了揮手,招呼眾人往那邊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到達了小樓花園外門。

    孟初語看了看門口的裝置,發現門鈴倒是挺新的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按下門鈴過后,等了大約半分鐘,門鎖的位置就傳來聲音:“誰呀?”

    孟初語趕緊閃到了一邊,把位置讓給了桓溯。

    三雙眼睛都期待著看著他。

    桓溯瞬間領悟了他們的意思,只好開口說:“我是桓溯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聲,仿佛聽見了什么東西落在地上的聲音。

    孟初語心中猜測,大概是對講機的話筒。

    劉嬸再次發聲的時候,聲音中帶著幾絲顫抖,她完全掩蓋不了情緒中的激動:“三爺?等等,我馬上來開門!”

    大門是一扇鐵門,很容易就看清楚內部小樓的門被打開了,一個看上去七十歲上下、頭發花白的老年人住在拐杖走了出來,她的步履有些蹣跚,大約腿腳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在她臉上,此時竟然掛著兩行淚水。

    這不是劉嬸還能是誰?

    轉瞬間,劉嬸來到門口,將鐵門打開,有些激動的抓住桓溯的手臂:“三爺,這一年多,你都到哪兒去了?”

    寧以玫心中有些動容,她清楚,劉嬸照顧桓溯從小到大,可以說是像親人一般都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這些年來,桓溯探望從不間斷。

    后來桓溯失蹤,寧以玫依然會抽空來探望劉嬸,每一次劉嬸都會問桓溯的下落。

    劉嬸年紀大了,身體也不好,為了避免她傷心,寧以玫只能說,他去做任務了。

    可時間久了,劉嬸怎么能不懷疑?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