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絕色廢后

章節目錄 大結局【終結】

    看完結好書上【完本神站】地址:www.wanbentxt.com 免去追書的痛!

    夜寒露重,蕭瑟凄冷,斑駁的樹蔭下一條幽靜小道被雪嚴嚴實實的覆蓋住。

    歐陽寒急速的抱著雪嬌前行,以至于沒有發現懷中的雪嬌因為那急速的行動而渾身冰冷的可怕。

    此時,雪嬌悶哼一聲,早已僵硬的身體明顯感覺到可以動彈。可是隨便的一點扯動這身體,雪嬌都會因為寒風的侵入而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“歐陽寒……”輕輕的呼喊聲,弱弱的,沒有一絲的力氣一般:“放開我。”

    歐陽寒這時方才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人,她堅定的語氣瑟瑟發抖,孱弱的語氣一點也沒有底氣。

    “到了自然會放。”

    沒有一點妥協的意思,雪嬌這能任由歐陽寒抱著,隨著夜寒越加的深重,漆黑的夜色一點光亮都沒有,雪嬌很懷疑,歐陽寒到底是靠什么看路,而且還行動的如此之快。不過眼下也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,如果她沒有猜錯,那個人早已追上來了,他不是那種容易善罷甘休的人,早在以前她就見識過他的執著。

    那種執著,不惜讓她死在他的眼前,他亦要緊緊的將她禁錮在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斷崖山上,漆黑的天地間,那抹雪白的身影朝著前方緩緩踏步。歐陽寒不再使用輕功,而是步行。畢竟前面的木橋極其的窄,而且上面的積雪甚是滑,而斷崖山下幾百丈,他不能冒險。

    跟在身后的紫衣,亦是注意到了歐陽寒的舉動,如果讓他繼續走下去那么可能就無法跟上了。

    想及此,紫衣一個躍身,快速的翻轉,瞬間擋在了歐陽寒的身前幾米的距離。

    紫衣的聲音透著冰冷無情:“你不能離開。”簡單明了的話語,歐陽寒聽著眉頭一擰。

    看著眼前的黑衣女子,簡單的束發,干練修長的身姿,歐陽寒唇角上揚:“你認為你可以攔住我的去路?”

    充滿自信永遠都是歐陽寒的標志。

    “至少可以暫時攔住你。”紫衣的話,明顯說明司藤楓他們已經跟了上來,而就在短時間內,就會追上他們。

    歐陽寒冷哼,冰冷亦是陰魅的嗓音: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說著,歐陽寒摟著雪嬌欺身上前,手臂一揮,凌厲的掌風直逼紫衣而來。紫衣亦是注意到歐陽寒想要速戰速決的想法,如果是硬碰硬,她確實不是歐陽寒的對手,不過,只要拖延點時間,帶到主子趕上來,一切就不是她得責任了。

    紫衣在腦海中快速的權衡利弊,側身閃躲來歐陽寒的攻擊,轉身快速的朝著歐陽寒身后出手攻擊。雖然知道她這攻擊只是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歐陽寒眉頭凝成一個川子,她這明顯是在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想及此,出手更加的狠辣,躲過紫衣的攻擊后,歐陽寒快速的閃身道紫衣的背后,雖然意識到這一點,但是紫衣還是唄歐陽寒擊中了一章,歐陽寒的掌力用力八成,紫衣被震到在地,口中溢出一絲血絲。

    隨即,紫衣輕笑:“不虧是南宮家的公子,不知該換做歐陽太子,還是南宮公子呢?”

    歐陽寒看著倒在地上的紫衣,不置否認,既然都知道了,他又有什么號隱瞞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本宮到時小看了司藤楓的能耐,沒想到,他的手段倒是不耐,至少能調查出本宮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月曦國的太子隱藏在南夏,你認為主上什么都不知?”紫衣冷笑:“你未免也太小看南夏了。

    “本宮現在不想清楚你們隊本宮的了解,想拖延時間?本宮不是三歲孩童。”歐陽寒冰冷的話語,直接點破紫衣的目的。

    不帶雪嬌反應過來,歐陽寒躍身來到她得身邊,伸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身,在她耳邊低語道:“該走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著歐陽寒就要踏上木橋,紫衣奮力的躍起身子,朝著歐陽寒做出最后的一擊。

    歐陽寒亦是感覺到身后傳來的寒氣,咻然轉身,側身一躲,紫衣一章便落空。

    而就在紫衣預想要落地的那一刻,一雙有力的臂彎嚴實的將她圈進堅硬的胸膛。

    紫衣驀然一怔,嘴角輕喃,不由自主的開口道:“羽……”

    來人沒有作聲,不過依然是默認。

    緊接著雪嬌便聽見歐陽寒的聲音,陰冷,怒氣,還有懾人的寒。

    “歐陽寒,你打算將朕的皇后帶去哪?”

    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人,司藤楓不知不自覺就被她吸引去了目光,實現流轉間,他看見了她臉上未曾褪去的復雜情緒,還有那未曾干卻的淚痕。

    雪嬌看著司藤楓,雙眸微怔,雖然知道司藤楓遲早會趕到,但是見到他的那一霎那,心還是不禁的顫抖。

    雙手微微握緊,揪緊了衣擺,臉色越發的蒼白,贏或者是慘白。歐陽寒眉頭一簇,感覺衣袖被人攥緊,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摟在懷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意味深長的道:“你愛上他了?”

    冷風拂過耳邊,雪嬌好似沒有聽見,依舊看著那佇立在夜間挺拔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而這一切看在司藤楓眼中,無疑更加燃燒著他的怒火,看著自己的皇后被別的男人摟在懷中,而且還依賴的揪著那個男人的袖子,還有那男人低頭輕喃,雖然不知道說什么,但是這一幕尤其的刺眼。

    司藤楓暗自握緊了拳頭。

    歐陽寒此時開口了:“自哪里來,當然帶回哪里去。”回答的尤其的輕松。

    司藤楓無疑被挑撥了怒意,聲音極冷:“你認為你可以離開嗎?別說是帶著朕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雪嬌雙眸微微掙扎,聽著司藤楓一口一個‘朕的皇后’雪嬌不知是該笑還是該慶幸。

    歐陽寒亦是自信道:“那就要試試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,將雪嬌緩緩松開,低頭在她得耳邊道:“你先呆著,待會趁機自木橋過去,然后將繩索砍斷。”

    他的語氣陰魅切呆著隱隱的關懷。

    雪嬌筆直的站在雪地間,漆黑的夜遮掩那一身的冷澀。

    微微點了點頭,表示聽見了,不過她想,即使報復不了司藤楓,既然歐陽寒要決斗,她便靜觀其變,就算死,她亦是想要在她生命的盡頭,看一眼那個男人在她得生命中劃下終結。

    歐陽寒難得看見雪嬌聽話的站在一邊,筆直的站定后,對著司藤楓笑著道:“司藤楓,既然想要要回你的女人,就不如我們比試一場如何?如果你贏了,我歐陽寒隨你處置,如果我贏了,你永遠都不得出兵月曦。”

    同樣的地點,同樣是夜,一樣的賭約,她依舊是這場賭約的籌碼。只是,物是人非,如今站在斷崖上的卻換了另一個人。

    雪嬌苦澀的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,輸贏結果都會是一樣,因為她沒有想過回到司藤楓的身邊,做他的皇后。

    司藤楓隱隱有些猶豫,歐陽寒的武功不容小窺,不僅僅因為他是月曦的太子,自小就有專職的師傅教導,還有他是南宮世家的公子。而南宮堡的武功自武林當中亦是不容質疑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一場賭約,誰勝誰負,決定的都是她得命……

    她不要再做別人手中的籌碼……

    眼見司藤楓點頭, :“好,朕答應你,不過,如果朕贏了,朕就要將月曦俯首稱臣。”

    歐陽寒聽言,揚聲大笑:“這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。”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就在歐陽寒笑罷,司藤楓矯捷迅速的身影朝著歐陽寒襲來。

    歐陽寒亦是察覺,這是兩個王者之間的決斗,沒有人不被那兩人于身自發的王者霸氣索震撼。

    周圍的雪花好似瞬間凝滯在半空之中,強大的氣場蔓延至每個人的觸感。

    歐陽寒發絲凌亂,隨風飄逸,司藤楓峻拔毅然,眉頭緊蹙。

    要說唯一與之場合不符的,也就屬雪嬌。她淡然的看著兩人之間的決斗,招招扣人心弦,好似下一秒將會有一人倒在這滿山的雪地當中。

    一招一式間,她看著兩人你來我往,趁著兩人激斗間,眾人都有些晃神的盯著那兩個人,雪嬌緩緩的移動著僵硬的步伐,朝著懸崖邊的那顆大石走過去,還記得上次在這里的情形,夏侯杰將她放在這塊石壁上,她滿身是血的虛弱無力。

    而面對司藤楓的威脅,夏侯杰卻要誓死保護著她這個即將死亡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多想當時可以換回哥哥……

    伸手撫摸向石壁,纖纖的玉指輕輕滑過石壁上的雪花,不知為何,石壁的周圍即使都掩蓋滿了雪花,但是這石壁之上僅僅只有一層積薄積薄的雪花。

    冰涼的觸感沒有讓雪嬌收回指尖,原本就凍得僵硬的身體,又怎會還去在意那些呢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還在……”她清澈的雙眸看著那塊石壁,喃喃自語著:“本以為你已經不再了……”

    風兒吹起她得發絲,長長烏黑的發絲,在風中搖曳,好像極力表演的舞者。在頻臨凋謝前,炫耀著自己的美。

    一顆淚滴低落在石壁之上,雪嬌好似沒有知覺一般。雙手撐著石壁,拖動著雙腿坐在了石壁之上。

    不在理會那打斗中的兩人,雪嬌轉身,俯視看向那茫茫黑暗中的崖底,漆黑漆黑的,什么都看不清,不過偶爾掠過的寒風呼嘯出聲響,到時讓雪嬌聽的清晰。

    那一聲聲冷冽的呼嘯,似乎在呼喚著什么。

    雪嬌絕美的唇瓣漸漸揚起笑容,那笑容燦若桃花,美不言喻。

    此時,好似才有人注意到雪嬌,只聽身后有人突然大呼一聲:“娘娘……”便聽見打斗聲戈然而止。一切都好似突然靜止了。

    “雪嬌……”司藤楓的呼喚聲……

    “靈雪嬌……”歐陽寒的怒喝聲……

    還有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雪嬌閉上了雙眸,她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在一點一點的透支,已經到達了極限,毫無知覺的朝著本能要倒下的方向傾斜。

    如凋零的花瓣,隨著秋風到來而滑落,若一抹悠長的玄音,隨著低潮而漸漸結束……

    這場生命之中的糾纏,這段命運注定的傷害,到底一些由于誰,已然不在那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雪嬌揚起一張本就白的可怕,沒有一絲血色的笑臉,那張臉上盡是水漬。也許是淚,也許是雪花打散在她臉上索融化的水……

    優雅的身影絕美的弧度,還有那發絲在漆黑的夜里肆意的飛舞。仿佛與夜早已融為一體。…………

    最后,聽見司藤楓焦急的呼喚……“不要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透著 惶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明德十三年,皇帝司藤楓大婚后的第二日,宮里便傳出皇后突然因病去世的消息。皇帝罷朝三日之后,下令發兵月曦國。

    一時間全國上下紛紛流言四起,無疑不是皇后得罪皇上,頓時失寵,被皇上賜死,要不就是皇上天生命硬,克妻之命……

    不過這也只是私下方才敢如此之說。

    明德十五年,征戰兩年,月曦慘敗,歷史記載,月曦二十三年,與南夏之戰傷亡慘重,翌日,城墻之外,掛起降旗,俯首稱臣。

    同年月曦國第四任皇帝即位,改封號月寒,史稱寒暄帝。

    《完本小說網》網址:www.txt2016.com 書友超喜歡的【全本】書籍站,手機可直接下載txt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 长途贩运海鲜赚钱吗 新手跑出租车怎么赚钱 家庭式托班赚钱吗 手机视频怎么赚钱的 京东618能赚钱吗 金钻彩彩票首页 塑料期货多少就赚钱 电路板破碎厂赚钱 英雄杀官网 杭州下沙麻将群 建筑材料和房地产哪个赚钱 在国外开服装厂赚钱吗 攒劲甘肃麻将app下架 赚钱快理财投资靠谱吗 以前的服装外贸赚钱吗 福州全民麻将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