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九歌行云

章節目錄 第三章雪地殺人匕

    看完結好書上【完本神站】地址:www.wanbentxt.com 免去追書的痛!

    李牧昏昏欲睡,只是全身酸痛,再加上一入覺便是噩夢,困擾多時,整個房間只剩下孤單的他。

    李牧起床來到下面酒館,下面的那些喝酒人,并沒有因為霸刀魏龍的緣故安靜,反而是吵吵鬧鬧,劃拳吃酒,甚至還有兩個醉鬼,想要出去鬧事。

    惹得眾人哈哈大笑,很難想象這些江湖客在這里竟然沒有一個鬧事的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大漢抬頭看下2樓,也就是客房的方向,在看到那個小孩子,捅了捅身邊一個酒鬼,叫他別睡,趕快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個小孩不是和那個老頭一起來的嗎,來的時候還暈著,喝醉之后別惹事兒。”

    看來那個醉鬼和他交情匪淺,在這個節骨眼上,來到這個小城里面的江湖客,也都是在江湖上小有名頭,都能算一個二流高手,更不要說那些超一流的人

    也就是說,并不是這些人不想惹事,而是他們不敢,身邊領頭的人,都把自己的人給看好,誰也不想,這一來就把自己的命給丟在這里,錢好,但是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那醉漢迷迷糊糊抬著頭,那旁邊的領頭人,喊個兩人把這個醉漢給抬到屋里去,省得他惹事兒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,臉上涂了一層淡淡的腮紅,穿了一身小紅衣,與他同在這里,兩個房間也是對的,那小女孩剛出房間就看到了醒過來的李牧,此時的他臉上已經沒有不正常的紅暈,只是小臉變得蠟黃,正是大病一場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個平民家的小子和富家的女兒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。”

    李牧不過是一個小孩,哪里知道是江湖的規矩,師傅把他丟到這里,出去辦事兒,說這里有個老朋友,叫他不用擔心。

    “我?不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告訴就不告訴!”

    兩人的對話那么大,這些江湖人索性也都不吵,看著上面的這熱鬧,兩個小孩在那里爭吵,其中幾人還在那里起哄,不知哪來的娃娃。

    “雨晨,莫要胡鬧,按照輩分,你還要喊他一聲小叔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年輕男子也聽到外面吵鬧,張寒和鐵判官諸葛兩人走到外面,看到樓道里兩個小孩在那里爭吵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誰稀罕你的名字!”

    小女孩躲到他爹爹的后面,瞪著眼睛看著前面的一個李牧,李牧師傅雖然不在,但也絲毫不怕眼前這幾人。

    “不錯,小小年紀膽氣過人。”

    張寒自己女兒的手,他旁邊的諸葛先生也在觀察的那個小孩,發現他的身體被內力極高的人通洗了一遍,也算是一個美玉,細心雕琢一番,那老鬼也算是后繼有人。

    “你家老人去了那啊?”

    鐵判官找了一張善人臉,笑起來也算是慈眉善目,眼看這個是個小孩,哪里懂得江湖中的事情,既然說把這個小孩丟到這里,那么絕對是告知了自己的去向,鐵判官也想打聽一下他師傅到底去了哪,不知道這一次他來這里了,到底是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牧是真的不知道他師傅的,對那個老頭的問題,直接搖頭否定。

    “這。”

    這老家伙連這小孩也沒告訴,就把它丟在這里,這是有多放心。

    “你家師傅是否回來?”

    鐵判官看著是個小孩,要是那霸刀一去不返,這小孩也是舉目無親。

    “師傅說,做完該做的事情就回來,也就一天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李牧不知道江湖險惡,那老頭問一句,他就答一句,不知道的就說不知道。

    老夫這也算是欺負八歲小孩,實在是罪過。

    這時店家看著外面突然大雪紛紛,一行穿著蓑衣的人,頂著風雪來到這家店里,拍了拍身上的雪,幾人看向店里的眾人,注意到在2樓的諸葛,這才使得為首的那一個中輕人面露驚訝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諸葛先生也在這里落腳,晚輩見過諸葛先生。”

    說這話的中年面露剛毅,十根手指骨節十分粗大,手指上邊又一層老繭,說的話語這是鏗鏘有力,氣血深厚,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個二流高手。

    “鐵砂掌?裴千萬是你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諸葛行走江湖,對于這一雙手掌并不陌生,當初一位老友和這中年的手掌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“正是家師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說這句話,也是萬分自豪,師傅在這江湖上也算是老一輩的前輩,闖出莫大威名,也使他們這一派,鐵砂掌也算是名揚江湖,尤其是他師傅,更是號稱一雙肉掌斷金石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名師高徒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倒看看,這鐵砂掌到底有沒有那么厲害!”

    說這話的就是張寒,聽說這鐵砂掌在江湖上也是一絕,不落于少林寺的金剛掌,但是自家的寒冰掌力同樣是江湖上的一絕,聽父親當年與那鐵砂掌的掌門做過一場,不分勝負,今日遇見這件事情,張寒也想會會這鐵砂掌到底有何長處。

    “哪來的小兒找死!”

    鐵北看著那一個年輕人,一雙手掌一握,只聽見啪啪兩聲,腳下一踢,同樣來到了2層。

    看到鐵北上來,張寒也絲毫不弱,運用內力,兩人隔空對了一掌。

    在下面的眾人只看見一道氣浪,從兩人手掌之間蹦開,下面一張空桌子,直接被這道氣浪先飛而出,桌子上的茶杯碟子,通通被這一掌震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的寒冰掌練得不錯,看來那寒老鬼的徒弟還算是不錯。”

    只見鐵北的雙手上布滿了一層寒冰,只是很快那一層寒冰,被那真氣直接逼出了體外,變成一灘水。

    相反,張寒確實慘了很多,一雙手掌的虎口全部破裂,兩只手掌,在接觸完之后,被那鐵北的掌力震得發顫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鐵北比張寒癡長10余歲,并不是他的武功弱于鐵砂掌,寒冰掌注重痛徹骨髓的寒冷,張寒內力比不過鐵北,又加上這鐵砂掌勢大力沉,這才被一場轟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們兩位都別打了,傷了和氣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諸葛也害怕兩人直接打出了火氣,鐵砂幫和寒冰門,也算是一大勢力,要是真的兩人打出摩擦,恐怕這小城的水會更亂,到時候對誰都不好。

    兩人看到諸葛先生說話,最后不管剛才是誰的對錯,只能是冷哼一聲,這事兒到現在變的了了。

    “真厲害。”

    李牧看著兩人的武功,露出羨慕以及震撼,只不過是普通的一掌,這桌子直接被兩人給掀飛,聽著兩人的語氣,看來那一個諸葛先生更強。

    就在他發呆的時候,外面突然傳出巨大的響聲,有幾人的慘叫聲,直接死的,這客棧變得更加安靜。

    那些江湖人直接從這家小店里一躍而出,現在這個節骨眼上,大家都在找那一個人,想要獲得大秦的賞賜,沒有人永遠想做一個江湖客,來到江湖,這個充滿機會和危險的地方,都想出人頭地,要么名揚天下,要么當個富家翁,誰也不想一輩子都在這個江湖上。

    眼下就是這個機會,賞賜黃金萬兩,良田千畝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鐵北帶著他身后的幾人,是第一批出去的,鐵判官和張寒是第二批出去的,剩下的那些江湖客也全都緊緊的跟隨著他們這幾個人身后。

    這店里剩下的這兩個小孩 ,這些江湖客都是知道他們的身份,又不是做的人販子的生意,寧可少一事,不可多一事。

    “我們也過去看看!”

    小女孩拉著李牧,就這樣兩個小孩,從樓梯那里快速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祖宗,你倆千萬別下去啊!”

    要是那兩個人回來之后,發現這兩個小孩不在店里,恐怕會拆了他們的店。

    “快點沖過去了!”

    這兩個小孩一左右,快速從那個胖老板的身邊穿了過去,那老板壓根就沒有抓到這兩個小孩,看著兩個小孩跑了出去,叫了身邊那個小二,趕快追過去。

    李牧并沒有跑遠,他的手拉著小女孩,兩人也知道外面危險,剛剛出了客棧,兩人就找到了一處地方,躲了起來。

    只看見外面一隊隊的龍虎衛快速穿行在街道上,有幾個江湖中人,直接被那些龍虎衛給擒拿住。

    但是更多的卻是往中心方向跑去,街上一片混亂,再也沒有一個普通的商人,趕在這街上停留片刻。

    “我爹在那里,他也要過去啊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也想過去,但是她的力氣沒有李牧力氣的大,直接被李牧給拽到了原地,旁邊那幾個龍虎衛直接無視眼前這兩個小孩,其中還有一人搬了一個大的桌子,擋在了兩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別管這兩個小鬼了,大人正在等著我們!”

    那小女孩一看就是身份不凡,也由不得他們幾個在這里操心,還是正事要緊。

    “不要抓我!信不信我爹回來叫我爹打你!”

    小女孩想要掙脫李牧的小手,但是他就是不放手。

    “小孩,你過去除了找死,還能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小孩,本小姐叫張瑩瑩!記住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寒和鐵判官兩人快速穿梭,不管是龍虎衛還是那些江湖人,凡是擋在他們面前的人,直接被這兩人一掌斃命,兩人的步伐也沒有絲毫錯亂,快速往中心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越是往中心人越少,每一個人都是江湖上的二流高手,有幾人甚至在樓房之間,每一步便是一個樓房,其輕功也是萬分了得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“小人!找死!”

    直接兩道銀光向著張寒直接射了過來,那銀色的針頭上面有一層淡黑色的顏色,包裹住了那兩道銀針。

    鐵判官用內力把那兩道銀針給打偏了方向,射到了柱子上面,那銀針直接釘到柱子三寸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那兩個銀針都涂了劇毒,要是射中兩人,絕對會立刻要了兩人的命。

    “西北一窩蜂!這是黃蜂針!該死,邪教中人怎么會來到這里”

    那些人看到那兩道針之后,也是立馬認出來了,迅速和那屋頂上的黑衣人拉開了距離,這樣的詭異手段叫人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邪教中人!你們這些家伙沒想到也會來到中原,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鐵判官看著那個黑衣人,一道掌氣打了出去,黑人快速后退,每一步屋頂上的瓦片都會被他踩碎一片,但就是這樣,依然是被那掌力直接擊中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利用這一股力量直接一躍而起,消失在屋頂上,也布置了去向。

    “小心一點!沒想到邪教中人也來到了這里!自古正邪不兩立,邪教中人更是那些性格扭曲之人,其中也不乏用毒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先生提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哪里來的小鬼擋老子路!敢斷老子財路!正好抓了你們倆,賣給人家!掙點小錢兒”

    兩方都有危險,李牧和張瑩瑩,他們兩人看到前面走過來的一個尖臉麻子的怪人,手里拿了一把砍刀,正在一臉奸笑看著他們兩個。

    李牧并不害怕那個人,從自己的背后偷偷拿出一把小刀,這一路上,他的師傅也不是什么都沒有教他,最起碼一些保命的東西還算是交了。

    更不要說張瑩瑩了,5歲就開始習武,也煉成了一絲寒冰之力,就算是一些普通人被這一絲寒冰掌力打入體內,也會病上三四天。

    那怪人一看就是不入流的武者,兩人雖然是小孩,但也不害怕他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再看挖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張瑩瑩看著那張臉就惡心,要是父親在這里看到有人敢這樣看的話,早就把他一雙狗眼給挖出來,還在這里威脅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小年紀啊,嘴那么惡毒,老子把你的舌頭給割了!”

    那麻子臉并不想動刀,一是看這是兩個小孩心生大意,想必把他們兩個拿下也不費太大力氣,二是看著小女孩也是一個美人坯子,要是把臉劃壞了,賣也賣不出好價錢。

    麻子臉向前逼近,手里面的刀晃了晃,伸手就向李牧抓了過去,李牧雖然只是一個小孩,但也不會束手待斃,在那麻子臉抓上自己的時候,就已經往身邊一撲,小刀順勢拿了出來,一刀割中了那麻子臉的手上。

    疼他的麻子臉痛叫一聲,這時候在他身后的張瑩瑩也用起一絲內力,對著那麻子臉的身上拍的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兩個小兔崽子找死!老子今天剁碎你們!”

    那麻子臉罵罵咧咧,一腳就踢中了李牧的肚子上,痛的李牧直接變成了一個蝦米,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腿,拿自己的小刀用力扎了過去。

   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扎了一下又一下,直到第3下的時候,麻子臉才把李牧給一腳踢開。

    剛剛收拾了李牧,他身后的張瑩瑩,又是一張拍中了他的背后,那一掌張瑩瑩用了最大的力氣,甚至衣服上都沾染了一些寒冰,又是因為現在是大雪天,寒冰的威力更強,凍得那麻子臉直接打了一個冷顫。

    而眼前這個時候,也是終于知道這兩個小孩不好對付,大腿上多了三個血窟窿,背后又是中了兩招。

    “媽的!你們自己找死!”

    那麻子臉把自己的刀給抽了出來,想要一刀把李牧給殺了。

    李牧前看到越來越近的那一刀,突然愣在了那里,想起兩個月嫌父母的慘死,自己也差一點被這些刀給砍死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關鍵這一下,麻子臉的這一刀并沒有砍住,而是被最后那一個小女孩抱住了大腿,沒有邁出那一步,一刀砍向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牧看著那一刀,就在自己的面前,仿佛是發瘋了一般,也沒聽到小女孩在說什么,拿著匕首就沖了過去,麻子臉想要抽刀,只因為這一刀砍得太狠,卡死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而這個時候李牧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,如同瘋魔了一般,拿著匕首,不斷刺向那個麻子。

    其實第1刀已經捅進了他的心臟,剩下幾刀更像是要把眼前這個人給碎,尸。

    直到那個麻子臉口吐鮮血,那溫暖的血,就像是溫水一般,澆在了他的頭上,整個身子都浸染了鮮血,李牧看著倒在地上的麻子臉。

    就連他身后的張瑩瑩都被現在的他給嚇到了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李牧手中的匕首突然掉落在地上,而他自己卻直直的躺在了雪地上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后面姍姍來遲的店小二,看到那棚里面一大片鮮血,還躺著一個人嘴里不斷噴著血,已是出氣多,進氣少,眼看就要斷氣兒了。

    在板凳旁邊,是一個躺著的小男孩,仔細看來是他們店里面剛跑出去的。

    還有一個小女孩,嚇得坐在了地上,一動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店小二這兩天也是見過很多人,這樣的事情也見過幾例,一只手抱著男孩,另一個只手領小女孩,對于身邊的鮮血,雖然是害怕,現在這兩個孩子的命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“媽的,這是上輩子做了什么孽!竟然叫我遇見這樣的事情,真是倒霉。”

    就這樣快速往店鋪里面跑了過去,至于說死掉那個尸體,這兩天死的人已經夠多了,自然是有人處理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《完本小說網》網址:www.txt2016.com 書友超喜歡的【全本】書籍站,手機可直接下載txt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