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命運罪徒

章節目錄 第十七章 交談

    幾個小時過后

    葉恒和夢離二人從一個二重秘境中走出,前者直接坐倒在了地上,上氣不接下氣地道:“這已經是第十二個了,我們能停一會不”

    夢離看了他那副樣子,欲言又止,原本想要讓他再接著訓練的話也收了回去,她也坐在了地上,一道道冰墻豎起,將那些無形之劍阻擋在外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的級別達到什么程度了?”夢離在干坐了一會兒后,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便只能把話題扯到了實力上:“以你的能量操控程度,突破狂級應該是輕而易舉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雖然還不確定,但我現在應該還不是狂級。”葉恒撓了撓頭,很不確定地道:“畢竟狂級會有護體靈氣的出現,我現在似乎還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仔細感受一下。”夢離講解道:“在這個級別,由于有了人級的靈能和王級的能量,前者強化靈魂,后者強化精神,原先的體質已經很難承載這些力量了,所以除了將靈力外放的護體靈氣,體質的增強也是狂級的主要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”葉恒想了想后道:“如果我能把級別提升到狂級巔峰,身體能承受的能量汲取也能大幅度提升,就不僅限于一個大級別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是有那么多靈獸給你殺。”夢離聳了聳肩道:“就以最開始的那只大型靈獸來說,你至少需要擊殺一百只以上,才能把能量和精神從地級一階提升到兩階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這里有這么多的二重秘境,那應該足夠了吧。”葉恒毫不擔心地道:“大不了我用幾片sc—500來恢復體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一片沉默

    過后好一會兒,葉恒才開口道:“關于顧夆這個人,你覺得他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這算什么問題?”夢離有些錯愕地問道:“他有什么異常嗎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葉恒肯定道:“時間回溯這個靈能實在是太強了,我在之前白發狀態時想了一下他的事情,發現了很多疑點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說?”

    “第一,就是時間回溯的限制和效果。”葉恒豎起了一根指頭,然后道:“照他的說法,只有在八個小時內回溯的事情他才能完全記住,可在精靈族的那一次,時間絕對超過八個小時了,但他對細節方面的事情卻還記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產生了兩種可能,第一種,他在說謊,他能記住的時間絕對不止八個小時,真正的時間可能是一天或者兩天。”葉恒道:“第二種就比較耐人尋味了,他的時間回溯,可能是可以疊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疊加”夢離的思路很快就跟上了葉恒:“如果是這樣,他豈不是可以無限地回溯,根本沒有‘無差別回溯五天’這所謂的極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反正我是這么想的。”葉恒道:“不過,關鍵的問題其實不是這個,而是在于他說的‘毀滅日’上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以他的說法,我沒有看出漏洞。”夢離思索道:“而且我之前也檢查過他的精神波動了,毫無起伏,不像是說謊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就像夢離之前說過的,顧夆這個人是最不可信的,即使是作為隊友,她仍然對顧夆抱有警戒,所以對葉恒的想法也是盡可能地幫助著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也沒有聽出漏洞。”葉恒的嘴角微微勾起:“但是,你沒感覺‘毀滅日’這個稱號有些奇怪嗎,聽起來更像是后人給這一天留下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這的確是個疑點。”夢離一下子就理解了葉恒的意思:“如果是當天發生的事情,是沒有人會在還未結束前就給它命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”夢離又皺起了眉頭:“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有預言文獻或其他預言者的介入,這樣就不奇怪了,因為在預言中,所有的重要時間點都要用含糊的方式所命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提供一個猜想而已。”說到這里,葉恒的表情變得輕松了起來:“如果顧夆成功度過了那一天,那肯定能給我們更多的幫助,如果沒有也能知道,肯定有預言者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,葉恒也在心里暗想道:“除了這個疑點,還有那所謂的‘十個人’顧夆那個家伙,肯定知道所有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這次來北極,多半也是他說了些什么。”葉恒回想到顧夆之前的表情動作,還有那些話,不禁皺了皺眉:“看來在我們不知道的時間里,他應該是發現了什么重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等這次回去后,得把所有的資料用白發狀態看一番才行。”葉恒冷笑著想道:“不然被蒙在鼓里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但她似乎也不清楚這些”葉恒看著正在調整狀態的夢離,不知為何,心中緊張的心理似乎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在之前不知道這些嗎?”葉恒對夢離試探道:“你和顧夆的編號是六號和七號,你們應該認識挺長一段時間了吧。”

    夢離搖了搖頭,否定道:“其實我加入罪的時間不久,才三年多,是除了你外最晚加入的,而顧夆他是最初的幾個成員之一,還有就是一號、清靈、清雪和幻游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對了。”夢離補充道:“還有三號千面,不過那個家伙,我到現在還沒見過他超過五次。”

    “‘一號’?”葉恒問道:“按這個編號來看,他應該是最早的成員吧,或者說他是罪的創建者?”

    “對,他是創建者,也是最初的首領。”夢離回憶了一會兒,然后回答道:“大概在十幾年前,他就已經離開了,至今沒有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人是怎么樣的?”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會對他感興趣?”夢離感覺有些奇怪,不過還是回答道:“我也不清楚,他在離開罪的時候,我連靈能者都還不是呢,不過聽顧夆之前說過的,那個人的似乎沒有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身體?”葉恒問道:“難不成是純粹的精神體或像靈獸這樣的能量體?還是類似鬼魂的那種靈魂體?”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