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2016 > 免費小說 > 巫痕傳

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送禮

    事實確實如云淵所說,春地的妖魔各種各樣,實力都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巫痕想著,云淵能在春地掠奪這樣一個地方,真是實力不凡,想不到七十年的時間,她的修為增進的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不過聽云淵這樣說來,巫痕心中還有些興奮,她揚起嘴角,“既然這樣,那干脆在出去之前,酣戰一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好好在這里修煉就是了,怎么總想著打架?”

    止非聽她這話,心里都有些發顫,她是當真不知道這里有多兇險嗎。

    巫痕不以為意,撇著嘴說:“最好的修煉就是實戰!總之都要打一打,干脆主動一些,還搶個先機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不知道她這算不算強詞奪理,竟把那兩人說的沒有辯白的余地,似乎她說的確實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空氣中寧靜片刻,三人互看了一眼,紛紛開懷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!那就酣戰一場!臨走之前,我們就把這里搞他個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云淵也被她感染著,隨即站起身來,對著天空大喊出來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食言,依照這日所立誓言,開始了大面積的搜索,春地地妖魔叢生,根本不擔心無處屠戮。

    被扔進四極天域的人都是單兵作戰,沒有人會相信其他人,而他們三個卻是共同進退,幾個月時間下來,整個春地之上,他們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眼見著還有四個月就要到出去日子,三人沒有再在春地留戀,直接從上空朝著荒漠戈壁行去。

    其實如今再回來,向空中望去,那三棵樹分外明顯。

    他們幾乎沒費吹灰之力,就找到了洞口。

    只是云淵并沒有來過這里,那黢黑一片的巖石,還有火光四溢的巖漿,都令她咋舌。原來自己在這里七十年,竟都不知道四極天域的地底下,竟是這般模樣。

    其實離開四極天域的過程,比他們想象的要輕松許多,甚至輕松的讓他們覺得不太真實。

    他們站在止非和巫痕進來時的位置,等了數日,終于到了和溫元呈約定的日子。直到頭頂的虛空中裂開一道縫隙,他們終于看到了一片熟悉的景色。

    他們確實就是這么安穩的出來了,出來之后,回頭再望去,結界的裂縫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,而那顆常春不敗的母樹,此時已經沒有了一年前的生氣。

    碩大的樹冠如今凋零的已經沒有幾片葉子,從前粗壯的樹干也像是沒了水分的滋養一般,樹皮皺皺巴巴的萎縮著,連曾經上空飄散的零星光斑,此刻也都全然不見。

    原來這就是“羌木不枯焉能逢春”的意思?

    他們看著這外面的世界,仿佛在夢里一樣,生怕再一張開眼睛,一切又回到了四極天域之中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眼前的溫元呈,還有那兩百修士精兵的時候,他們才確確實實地感受到自己已經離開了結界。

    時隔一年,再見到溫元呈時,他依舊英姿颯爽。看見她們從結界裂縫中出來,恍如隔世一般。

    起初那三個月,每月布一次“破空陣”都讓他倍感乏力,可是萬幸他依舊沒有放棄。本以為第一年也未必能如愿的見到他們,沒想到這一次竟然裂縫一開,三個人就從里面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出來了就好,我終于算是了了這樁心事。”

    說這話時,三人已經被溫元呈邀了王府,坐在宴席上他不免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溫元呈豪飲一杯,很是痛快。

    席間聽著三人講述四極天域里面的事情,更是津津有味,那些地方怕是他永遠也接觸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見夫人呢?”

    巫痕想起這事,還是多虧了林語芙,不然也沒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羌木。

    說到林語芙,溫元呈撓了撓頭,朗聲笑道:“夫人在照看我家小子,待會就來。”

    想不到兩人竟然都生了孩子,幾人紛紛端了酒杯恭喜起來。

    不多時就見林語芙款款而來,懷中還抱著個嬰孩,巫痕見著新鮮趕緊走了過去。看那孩子睡的安穩,巫痕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想伸手去摸一下那小臉,卻又把手收了回來。

    她自知自己通體冰冷,若是碰到那小嬰孩,一定會將他凍醒,索性也就只是笑著看看。

    “看你這么喜歡,回頭你們兩也生一個,一定是個漂亮的孩子。”林語芙瞧著巫痕對自己兒子喜歡的很,也不禁調侃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啊,到時候也抱來給你們瞧瞧。”巫痕也不覺害羞,笑的很是明媚。

    倒是止非覺得甚是不好意思,連忙岔開了話頭。“不知小公子取名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叫溫歧。”溫元呈將孩子從林語芙手中接過,眼珠子就沒離開過自家孩子,滿臉笑意的說。“以后我溫家有后,后繼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云淵還是第一次見將軍夫婦,之前全都是聽巫痕與止非形容,如今一見確實是個豁達爽朗的人。

    她起身向夫婦二人,行了禮,“這回我能逃出生天,除了兩位朋友,還得多謝將軍和夫人。”

    林語芙是個再溫柔不過的人了,連忙笑著對她說:“舉手之勞,姑娘不用掛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人家說的都是客套話,云淵怎么能不感謝,隨即從懷中掏出一顆狼牙,手中瞬時生出一團白焰,將狼牙煉化成一顆玉石一般的墜子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乳牙,煉化成個墜子送予小公子。聽說溫將軍家傳一套煞氣兵器,有了這墜子,日后小公子繼承了那套兵器,可以更得心應手。”

    溫元呈接過連忙感謝,他知巫痕與止非都非凡人,這位云淵姑娘相貌更是不凡,想來都是些能人異士,所贈之物自然都是上品。

    巫痕瞧著云淵送了東西,自己卻身無長物,不禁嘆道:“云淵都送了,我卻沒什么好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氣的,孩子這么小,哪里受得起這么多禮。”林語芙心中很是感激了,當初幫忙也是出于本心,并沒有期盼著他們的謝禮。

    止非見巫痕顯的窘困,臉上笑意更濃,轉而從納袋中掏出一只瓷瓶。這是他之前就備下的。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