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章 看著來

    鐵瑛明白了,江銘在發現李龍兒后的所為,其實并非是想借此能逼走李龍兒。復制本地址瀏覽%77%77%77%2E%62%69%71%69%2E%6D%65

    他在一開始就已經決定會如實相告,只是騙李龍兒一時,讓李龍兒在絕望之中發現自己的真心:

    李龍兒發現江銘居然不喜歡女孩子時,的確是傷心了,非常的傷心;可是她并沒有因此而放棄自己,也沒有因此而悲痛欲絕,反而選擇離開。

    她離開江銘是能活的。這是在看到所謂真相后,她發現的事實她不是非江銘不可,她的心里其實還可以放得下其它人。

    直到那一刻,李龍兒才正視自己的本心,她對江銘的感情并沒有她認為的那樣深,也沒有她認為的那樣純。

    江銘,或許根本就不是她李龍兒真正想要的男人。否則的話,李龍兒相信自己不會只是傷心而已。

    江銘很誠懇的單膝跪地:“對不起,龍兒。”這一句,不止是因為他剛剛騙了李龍兒,還有他有付李龍兒的一片心意。

    不管李龍兒如今的心意如何,至少李龍兒是真的喜歡江銘的。就憑這一點,江銘就認為自己應該說一聲對不起的。

    誰喜歡他都沒有錯,只要沒有做出傷害阿鳳的事情來,誰喜歡他都不是錯。

    李龍兒不但沒有傷害過阿鳳,她還救過阿鳳。江銘和阿鳳卻無以為報,因為李龍兒要的他們兩個給不起、也給不了。

    李龍兒微微垂頭看著江銘,然后輕輕轉頭看向阿鳳:“謝謝你。”因為阿鳳并沒有騙她,其實阿鳳可以騙她的。

    反正江銘和阿鳳會離開的,他們是大楚的人;騙得了她一時離開后,就算她能明白過來又如何呢?總不能追到大楚去奪人,要知道阿鳳可是大楚的長公主。

    但是阿鳳依然選擇不騙她。就像她所說的,她不喜歡阿鳳但會幫阿鳳,就因為阿鳳也會一樣待她。

    她沒有看錯阿鳳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們早一點相識,可能會是很好的朋友。”李龍兒嘆口氣:“可惜的是,我們相識的太晚,而你我之間還橫著一個江銘。”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:“所以,就算到了現在,我還是不喜歡你,寧國公主。嗯,看到你,我心里還是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皇后忽然冷冷的道:“龍兒,你如果連這么一點計策都看不透,豈不是配不上皇上賜給你的名字?!天下間能以龍為名的女子,只有你一個。”

    李龍兒抬起頭來:“娘娘,你使人告訴我江銘和寧國公主到了時,我便知道你在利用臣女。”

    她如此直接的揭開了皇后的心思,直接到讓皇后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李家雖然是武將出身,我也是習武之人,但我們李家子弟并不是傻子。”李龍兒對皇后還是很恭敬的,只是那層恭敬僅在表面上,且李龍兒也不掩飾這一點。

    她看著皇后的眼睛:“但我還是來了,無非就是也想借皇后之力。臣女一直敬仰娘娘,一直認為娘娘千古第一賢后,因此臣女想有皇后的支持,臣女定能讓江銘回心轉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,娘娘的心計和手段都讓臣女自愧不如,同時臣女發現江銘不會回心轉意,因為他從來不曾對我有男女之情,又何來回心轉意之說?”

    她嘆了一口氣:“臣女只是心不死罷了,或者正確來說應該是不甘心。可是,臣女不會為虎作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們三個人的事情就是我們三個人的事情,臣女如何應對臣女也有自己的主意,就不勞皇后娘娘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更是直接的掃了皇后的臉面,就當著皇帝的面兒。

    阿鳳聽得贊嘆道:“果然不愧是皇上賜名為龍的姑娘家,好。”她是個恩怨分明的人,不管她如何待鐵瑛,都不可能在皇后面前低下頭來。

    李龍兒也是一個有趣的,居然回頭客氣道:“殿下夸獎了,我其實還沒有做到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皇后被她們兩個差點氣死她真不明白了,李龍兒應該痛恨的人是阿鳳,而阿鳳也應該痛恨李龍兒的;所以,她一開口李龍兒就應該和她站在一起,為什么事實上不是呢?

    居然李龍兒會和阿鳳聯手!這個李龍兒不是傻子就是瘋了,這天下間的女子哪能如此容忍自己情敵的?

    皇后對一個死去的人尚且不能容忍,自然無法理解李龍兒和阿鳳了;不過她并不認為自己有哪里不對,反而認為阿鳳和李龍兒兩人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當真不要江銘了?”她不死心的再問一句。因為她可是很清楚李龍兒對江銘的癡迷,不相信李龍兒當真能放棄。

    皇帝此時才吐出一句話來:“你們,倒底哪一句話是真的?”他終于開始相信鐵瑛的分辯了。

    所以對他來說,現在什么都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他的兒子倒底是喜歡女孩子,還是喜歡男孩子。

    鐵瑛剛想開口,江銘就瞪了他一眼:小子,現在這個時候不知道講條件,你就不要再說是我的兄弟。這么傻的兄弟,我可不會承認的。

    原本鐵瑛還真的想直接告訴皇帝的,但是被江銘一提醒他馬上想起來了對啊,他還和阿鳳有婚約在身呢。

    對啊,他現在才是阿鳳的未婚夫,江銘這小子還敢拽,拽什么拽?!他不客氣的瞪回去:你小子不老實,信不信發太子爺我來個假戲真做?!

    江銘想哭的心都有了,這都什么朋友啊。不知道他現在正水深火熱嘛,李龍兒還在瞪著他,而阿鳳還在那里瞧著他,做為朋友不幫他也就算了,還要落井下石?

    他可能需要反省一下,是不是自己看人有問題,怎么會交上如此損友。

    玩笑歸玩笑,捉弄欺負江銘那也只是一種樂趣,正事兒是不能耽擱的。鐵瑛看一眼皇帝,垂下頭來:“喜歡女孩子還是喜歡男孩子,這個嘛,要看著來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話就差點讓皇帝坐下。

    李龍兒也顧不得瞪江銘了,阿鳳也顧不得想如何才能彌補李龍兒了,她們齊齊看向鐵瑛:這事兒也能看著來?!你小子不會真的喜歡男人吧。

    江銘沒有看鐵瑛,他只是悄悄的挪了挪身子,距離鐵瑛遠一點兒比較安全啊。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