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9.第1029章 猜疑

    和太妃終于轉身,不再理會那些香案——在宮是不許人們拜祭的,但是在她這小小的道院,自然不會有那樣的規矩。http://www.biqi.me/ .

    哪怕是被宮人發現了香案也不要緊,因為這里本就是道院,說一句供奉月神誰還能再挑出她的毛病來?多年來,和太妃一直是這樣明目張膽的拜祭她的兒子,卻沒有引起人的懷疑來。

    珠花緊緊的跟在和太妃的身后:“娘娘,純兒已經落在那些人手,明兒一早皇帝肯定會過問的,要不要像處理長公主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還是加上了一句:“最好的機會就在今天晚上,娘娘。過了今天晚上,我們還有的是機會,但是純兒怕把一切能說的都說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最主要的是,她是知道娘娘您的。”珠花抬頭:“奴婢認為還是一絕后患的好。純兒,本來也只是一枚棋子,只是沒有想到她會那么蠢,迫使我們把一切都提前了。”

    和太妃微微一笑:“也沒有什么蠢不蠢的,如此才能讓那些聰明人百思不得其解嘛;偶然間發作,可比特意的安排要巧妙。”

    “純兒嘛,還不能殺,留著她可是有大用的。”她看向珠花:“你俯耳過來。”她輕輕在珠花的耳邊說了幾句話:“安排妥當,純兒絕不會多說一個字的。”

    天色還沒有亮,肖公公和牡丹便已經接連叫起了四五次——阿鳳沒有作聲,只是因為有些害羞,而不是因為還在沉睡。

    她把頭縮在被子里,呼吸有些急促;一來是因為她現在身無寸縷,且身邊還有江銘緊緊貼著她;二來嘛,當然是因為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瘋狂。

    真是羞死人了。她醒了過來后就一直在裝睡,一動不敢動,因為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江銘:說句早上好?可是經過昨天晚上,她實在是做不到當作一切還和從前一樣。

    江銘伸手把阿鳳拉到了自己身上:“你這是怕帶我去見父皇母后?你不會是現在嫌棄我了吧?你可要想好嘍,你不對我負責任,我的長公主殿下,我絕對會一哭二鬧三上吊給你看的。”

    阿鳳羞惱的拍了他一下:“快穿衣服啦,一會兒他們進來多……呀,你做什么,不,哦,江銘——”

    牡丹什么也沒有聽到,肖有福的耳力向來不錯,在阿鳳呻吟著責怪江銘后,他咳了兩聲:“牡丹啊,我的衣角今天早上被扯壞了,一會兒要進宮多有失儀,你能不能給我補一補?”

    牡丹有些奇怪,因為肖有福肯定不止身上這一套衣服:不論新舊,只要進宮肖有福身上的衣裳樣式是千篇一律——這一身壞了再換一身就是,為什么非要現在補呢?

    不過她還是答應了,帶著肖有福去補衣服;他們兩人好像都忘了,原本他們站在門外是為了叫阿鳳和江銘起來入宮謝恩的。

    阿鳳和江銘終于在小半個時辰后穿好了衣服,只是阿鳳的臉紅的根本不需要胭脂了;原本江銘還想來個畫眉之樂,但是卻被牡丹不客氣給轟了出去。

    剛梳洗完畢,宮就來人了;來的不是第五也不是張有德,居然是呂有壽——阿鳳的心就微微一沉,認為太后肯定是來找麻煩的。

    純兒,那可是韓家最后的一根獨苗了,太后自然是要死保的。可是一切出乎阿鳳的預料,太后賜了一桌的精美食物,居然一半是阿鳳愛吃的,一半都是江銘愛吃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太后還讓呂有壽帶了一道口諭過來:阿鳳和江銘不要著急,好好的吃過東西再入宮,因為皇家禮儀太過繁重,不吃東西怕會餓暈人的。

    阿鳳看了一眼外面的天空,確定今天的太陽還是打東邊出來的,不由的懷疑太后可能有其它的詭計。

    但是太后賜下來的飯菜味道極好,根本就沒有什么不妥的地方——阿鳳還叫來了傅小天確認,最終這些飯菜下了肚,阿鳳還在猜想太后的用意。

    江銘偷親一下阿鳳,惹的阿鳳用手肘撞江銘的肋下,他很委屈看著阿鳳:“我都叫了你三聲,可是你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阿鳳托著下巴:“你說,太后又想做什么?不會我們一進宮,就把我們找個罪名關起來吧?或者是先示好,然后我們一到她就向我們要純兒?”

    江銘拍了一下她的頭:“不會的,你是被太后嚇到了,卻忘了一件最最根本的事情。咱們的父皇,那可是太后的兒子,這天下間沒有哪個母親不會為兒女著想的。”

    他對父皇兩個字很是得意,只要有機會就要稱呼一遍——皇帝變成他父皇了,嗯,這事兒的好處應該少不了。

    阿鳳白了他一眼:“你把太后想的太好了。”她是不相信太后會為皇帝著想的,因為太后一直都是為她自己、為韓家著想,從來不曾替皇帝著想過。

    兩人說話間到了宮門處,然后阿鳳擔心的一切都沒有發生,一種平靜沒有半點意外的就到了帝后面前。

    當阿鳳看到太后也在時,她才看了江銘一眼:瞧,我猜的沒有錯吧,太后在這里等著我們呢。

    可是太后沒有提純兒一個字,笑瞇瞇的看著阿鳳和江銘施禮,然后又讓人扶起阿鳳和江銘來,還打趣了幾句阿鳳,更是叮囑了江銘幾句:“我們阿鳳的脾氣不好,可是人好心眼兒尤其好,所以平日里你就多讓著阿鳳三分。”

    還真有幾分皇祖母的樣子,聽的阿鳳幾乎懷疑自己這是做夢;可是等到接過賞賜來,太后的賞賜居然重過了帝后,阿鳳才開始琢磨江銘的話也許是真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阿鳳也不等太后開口了,更不理會她和江銘還在大喜之,直接就把純兒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太后和皇后倒沒有什么,反倒是皇帝的臉色有些尷尬:他對純兒原本就沒有什么太多的感情,不過是一時心情不好、再加上貪戀純兒的年青而已;所以,此時他并沒有惱怒江銘,只是感覺在皇后面前提到純兒,很有點抹不開臉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們都是多年的夫妻了,你的德行皇后會不知道?咱們可以既往不咎,但是皇帝你也要答應我們娘倆,這是最后一次。”太后直接開口解開了帝后間的尷尬。

    阿鳳發現皇后和太后還真的不同以往,兩個人真有那么三分的親厚:這一晚上,宮里變了天?!

    純兒,被帶了上來。她一看到太后就眼含熱淚的跪下了:“太后,請為純兒做主。”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