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3014章 衷腸

    火種和雷種只能發揮全宇宙的火與雷電,而鳳凰之力則可以改變維度,改變物質本身,同時還能將全宇宙的物質能量催動起來。這是不在一個級別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,也不可能有人將鳳凰之力所有的力量發揮出來!

    有些東西,并不是人力可以完全掌控的。

    神帝完全承受不住這一絲的鳳凰之力,他的身體開始分解,最后要全部泯滅在鳳凰之力里面。

    陳天涯就眼睜睜的看著神帝的身體全部被鳳凰之力吞噬!

    之后,那神帝所在的地方就只剩下鳳凰之力了。

    火紅的鳳凰在哪兒飄蕩。

    神帝已經不知所蹤了。

    陳天涯不由愣住?難道神帝已經死了?

    這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此處可能不在銀河系之內了,宇宙大帝也是鞭長莫及。

    什么可能都是會發生的。

    陳天涯心中頓時覺得悵然若失。他說不出是什么感覺,更多的是不能相信,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他呆坐在虛空之中,看著眼前的鳳凰之力,他希望會發生一些奇跡之內的東西。

    但是,并沒有。

    陳天涯的思緒回到了很久遠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現在沒有悲傷,而是總是想起那些遙遠的記憶。

    那時候,他還是陳凌,他在被沈默然四處追殺中遁入了造神基地,從此受到了首領庇護。可后來,在天墓里被困,也是因為首領的任務。

    這些年的恩恩怨怨,早已經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在他的生命里,和首領已經有了不可分割的關系。

    似乎,不管是敵對也好,合作也好,他都希望神帝能一直活著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,老友!

    這樣的老友,太少了。

    陳天涯漸漸的開始感到難受。

    他經歷了太多的失去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,仿佛就是一個一個的失去。

    他曾經看著心愛的唐佳怡懷著他的孩子,最后死在他的懷里。他拼命想抓住,卻什么都沒有抓住。

    他曾經看著葉傾城懷了孩子,卻又流產。

    他曾經從天墓里走出來,發現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。

    他曾經準備新的生活,愛上了伊芙爾,決定一生一世一雙人。可伊芙爾卻難產而死,只留下了陳亦寒這個兒子給他。

    他曾經擁有兒子陳亦寒,但后來,陳亦寒也死了。

    他現在,看著神帝也在面前消失。

    他想想,自己還擁有什么呢?

    那個兒子陳揚嗎?

    他是個好孩子,可他恨自己。

    大概,最純粹的就只有孫子念慈了。

    也慶幸,陳揚從來沒有讓念慈不認他這個爺爺。

    這一點,讓他內心深處尤為感動與感激。

    白云悠悠,人生幾何!

    就在陳天涯以為神帝已逝的時候,那鳳凰之力忽然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鳳凰之力開始凝聚出肉身!

    不多時之后,神帝再次出現在了陳天涯的面前。

    陳天涯見狀不禁又驚又喜。

    神帝猛然睜開了雙眼,此時,他的眼眸之中有磅礴的能量波動,閉合之間,仿佛天地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這時候,那冰凰神后也開口了。

    冰凰神后淡淡說道:“沒想到,你居然想出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神帝沉聲說道:“回前輩,在下很早之前就聽聞了鳳凰之力,所以一直都在對鳳凰之力做研究。在下本是一介布衣,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,多的是靠腦中的智慧。”

    冰凰神后說道:“當你擁有了鳳凰之力的時候,就是你可以擺脫宇宙大帝的開始。我對你的過往已經了解,所以,你是不想再做第二個圓覺。”

    在神帝融合鳳凰之力的同時,冰凰神后已經完全了解了神帝的一切。

    神帝說道:“修一場神通,不求長生長壽,漫天稱神。但求,命運由自己掌控!”

    冰凰神后點點頭,說道:“很好,你跪下拜師吧。從即日起,你是我的第二個弟子。你比方雪更加的不易!“

    神帝跪下,正式對著虛空拜師。

    拜師完畢之后,冰凰神后說道:“這鳳凰琴,乃是方雪的。為師既然收你為徒,當再送你一件禮物!”

    神后說完之后,神帝面前便有虛空之門出現。

    從里面卻是出來一樣法器。

    那法器卻是一口鐘!

    古樸的火紅小鐘!

    這鐘鼎上還有鳳凰符文。

    “此為鳳凰鐘!你收下吧!”冰凰神后說道。

    神帝收下,他再次跪拜感謝。

    冰凰神后說道:“林戰,既然已經入了我的門下,有些規矩,還是要說上一說。我無門無派,無牽無掛。但行事也有準則,我這一脈的規矩就是,不可為惡!”

    神帝說道:“弟子牢記!”

    冰凰神后點點頭,說道:“你的一切,我已經知曉。這一點,我相信你能做到。你們在此處歇息調養,過些日子,便就此離去吧。之后,那鳳凰琴,你也幫我再次轉給方雪。就說,她的心情,我已經知曉。我的一些話,也都在鳳凰琴里面。”

    神帝說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地球上,又半年過去了。

    半年里,陳揚并沒有外出。

    距離星主的任務只有四年半了,時間越來越緊張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黑衣素貞終于回來了。

    她帶回了三枚星辰石。

    陳揚便和秦林,傅青竹一人一枚分了。這讓黑衣素貞有些不滿,但她也不好多說什么。只是抱怨道:“我為你千辛萬苦找回來的東西,你送人倒是一點都不心疼。”

    陳揚聞言,頗覺歉意,連聲道歉。最后不大好意思的說道:“他們與我早有約定,無論是誰找到的星辰石,都要拿來平分。不能我得了就握在手中,你說是不是?”黑衣素貞明白陳揚的性格,所以也就沒再多說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是被軒正浩找回來的。

    她這一趟出門也確實是時間很長,一去就是四年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還聽說了靈兒已經懷孕,所以她也專門去看了靈兒。

    陳揚倒是沒有陪同,他怕黑衣素貞尷尬,更怕自己尷尬最后讓靈兒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和靈兒聊了什么,陳揚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月落烏啼霜滿天!

    夜幕降臨的時候,陳揚和黑衣素貞來到了天洲的一處海外。

    那是在大海深處的一座無人荒島上。

    這里顯得很是寧靜,沒有任何的燈光,沒有任何的人會來打擾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以真人形象出現在陳揚面前,她已經在星辰雷瀑里淬煉好了那尊身體。而且,她和身體融合后,開始進化。眼下的身體,和她八百年前的身體一模一樣的容貌,而且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漫天星辰!

    在那荒島的一座山峰上,陳揚和黑衣素貞一人一壺酒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著黑色連衣長裙,她顯得那樣的嫻靜,美好。

    仿佛世間塵世,都已經不復存在。

    陳揚看著她,卻是忍不住癡了。

    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,吃著碗里的,看著鍋里的。

    靈兒是他的深愛,墨濃,喬凝同樣是他的摯愛。

    而黑衣素貞呢?

    黑衣素貞在他的心里,一直都是那遙不可及的女神。

    他都不敢去想那個愛字。

    曾經他以為,他和她已經很近很近,但如今,他覺得自己依然要仰視她,仿佛不敢有什么齷蹉的想法,怕褻瀆了她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本來在看著遠處的風景,那夜晚的海風吹拂過來,發絲迷了她的眼眸。

    她此刻不想是叱咤天下的白素貞,倒像是那寧靜溫婉的校園女神。

    她身上總是很純粹,沒有那些復雜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時候,黑衣素貞喝了一口仙酒,她轉頭看向陳揚。

    陳揚看得癡癡的,這時候居然來不及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這讓陳揚覺得有些尷尬,但他還是鼓足勇氣,說道:“我很想你!”

    黑衣素貞微微一怔,隨后,她肅然說道:“陳揚,我們約定好的。”

    陳揚心頭一跳。

    他當然不會忘記那個約定。

    他們約定,那天球里的十年,是屬于他們的十年。是唯一的十年,是永遠不能被人發現的十年!

    陳揚微微嘆了口氣,說道:“我記得!”

    黑衣素貞美眸中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,她說道:“也許,當初的一切是錯了。我們不該有那個開始,也不怪你,是我貪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這樣說!”陳揚說道:“對不起,我再也不提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甚至有些恨自己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知道該恨什么,人生中的那些重要的東西,他樣樣貪戀,樣樣不能割舍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,他也割舍不了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很快就恢復了情緒,她一笑,說道:“你的修為進步還是很快,如今都到了五重巔峰了。”

    陳揚也很快掃除了負面情緒。他想了想,說道:“我可以最后跟你談一次我們之間的關系嗎?”

    他的語音中帶著一絲哀求。

    黑衣素貞終是不忍,她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陳揚說道:“其實我知道,你剛去見了靈兒。你心里不好受,覺得你有事騙了她。我知道你的心性,你是個很驕傲的人。這一生,你怕過誰?你向誰低過頭?頂天立地,無所畏懼。是我讓你這么驕傲的人在靈兒面前像是小偷一樣。這是我的錯,真的,我覺得我自己非常非常對不起你。可是,即便如此,我還是……愛你。我剛才覺得很挫敗,有時候在你面前,甚至想拋棄一切,只跟你在一起。在天球那十年,真的很快樂。那不是你一人貪戀,我也在貪戀。我甚至想,要是我們都離不開,該多好。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氣,說道:“這些都是我的心里話。”

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